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市外办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访牙买加金斯敦市市长安吉拉·布朗·伯克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2013年12月10日,市外办和深圳特区报联刊发表第64期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栏。本期专访了牙买加金斯敦市市长安吉拉·布朗·伯克,她讲述了寻找蓝山咖啡醇香中一份对品质的坚守。

 
 

  金斯敦:寻找蓝山咖啡醇香中一份对品质的坚守

 
 

  蓝山上的一处度假胜地,可远眺金斯敦市全景。

 
 

  在金斯敦,蓝山咖啡品鉴活动一年四季都有。

 
 

  鲍勃·马利博物馆

 
 

  金斯敦的庄园里,妇女们在咖啡树旁采摘。

  金斯敦,牙买加首都,也是牙买加主要的港口。它是加勒比地区较大的都会区之一,拥有世界第七大天然深水良港。金斯敦城是由英国人建立的,建城初衷是为运输甘蔗至欧洲。城市面积约500平方公里,人口约97万。这里四季如春,城市三面是碧绿的丘陵和山峰,一面是远海碧波,风景如画,素有“加勒比城市皇后”之美誉。 金斯敦最出名的蓝山海拔2256米,是加勒比地区的最高峰,这里出产的优质“蓝山咖啡”闻名世界。金斯敦是世界流行艺术“雷鬼音乐(reggae)”的发源地,并拥有发达的铁路、公路系统和大型国际机场,旅游业发达。1995年,深圳与金斯敦缔结友好城市。

 
 

  牙买加金斯敦市市长安吉拉·布朗·伯克

  安吉拉·布朗·伯克在古巴哈瓦那大学获得西班牙语、法语语言文学学士学位,随后在美国纽约城市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早年在古巴学习期间曾是多次学生运动的发起者,领导才能初露端倪。本科毕业后曾经在牙买加担任西班牙语、法语教师,1985年起投身牙买加政坛,先后担任牙买加国家人民党副主席和牙买加议会副主席,2012年3月当选金斯敦市市长。

  以下是本期访谈内容:

  在一片笼罩着蓝色光芒的广阔山脉中,皮肤黝黑、笑容灿烂的金斯敦人过着简单快乐的平静生活。孩子们用咖啡豆计数做算术题,妇女们头顶满篮的咖啡豆走在山路上。金斯敦人以劳作为乐,闲时煮一壶蓝山咖啡,听上一曲鲍勃·马利的雷鬼音乐,远眺加勒比海。

  金斯敦市市长安吉拉·布朗·伯克近日访深,在参加第四届国际友城文化艺术周期间接受了本报深圳特区报专访。在她娓娓道来的叙述中,“蓝山咖啡”蕴含着一种金斯敦市民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以及政府坚守质量的精神。而今,牙买加政府计划将金斯敦打造为继新加坡、迪拜、鹿特丹之后全球第四大航运与物流中心,使其成为连接亚太与北美、加勒比、拉美的国际枢纽。与深圳结为姐妹城市18年的深厚情谊也令伯克市长充满期待,她希望有更多来自深圳的“耐心资金”参与金斯敦全球物流中心建设,共享未来城市经济发展的成果。

  期待来自深圳的“耐心资金”

  深圳特区报:在来深圳之前,您对此次访问有着怎样的期待?通过这几天对深圳的访问,能描述一下现在您心目中的这座城市吗?

  伯克:我是第一次来到深圳,但对这座城市并不感到陌生,因为深圳与金斯敦在18年前签订了友好城市协议,自那以后,两地之间经常有代表团互访。我知道深圳是一个从零开始、白手起家的先锋城市,同时也是一座港口城市,和金斯敦非常相似。我到访过中国很多城市,通过这几天在深圳的访问,印象尤为深刻的是这里的高科技企业和城市规划,可以说在这两方面深圳都是中国的一扇窗口。能显示中国城市发展的趋势,体现出深圳发展的前瞻性,这也是金斯敦最需要学习和借鉴的。

  当然,此次访问,我们也充满期待,因为牙买加政府正在将金斯敦打造成为全球性物流中心,所以首先想借鉴深圳盐田港的成功理念。同时我们期待合作,吸引来自姐妹城市的投资,在金斯敦,我们将中国企业的投资尊称为“耐心资金”。

  所谓“耐心投资”,也就是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投资,不期望立刻取得成功,“耐心”地等企业先站稳脚跟再逐渐获取收益。目前,金斯敦对于外国企业投资采矿业、农产品加工业、服装和轻工产品制造业、港口和航运业、信息技术产业以及旅游、娱乐和体育领域都给予诸如税收、土地使用和培训等优惠政策。外资企业产品出口可享受税收和进口关税减免待遇。

  打造物流业着眼全球市场

  深圳特区报:听说您此次在深圳期间专门花了一天时间访问盐田港,在发展港口物流业方面,金斯敦有怎样的计划?

  伯克:金斯敦东隔牙买加海峡与海地相望,北距古巴约140公里,是加勒比第三大岛,海岸线长1220公里,优越的地理位置使我们成为连接北美、加勒比、拉美的理想客运和货运中枢。随着巴拿马运河的扩建,牙买加将成为进入美洲和加勒比地区8亿人口市场的重要门户。牙买加政府计划将金斯敦打造成继新加坡、迪拜、鹿特丹之后全球第四大航运与物流中心。具体项目包括建设经济区、技术园区、物流和工业园区等,计划投资80到100亿美元。其中一些重大项目包括金斯敦码头水域疏通、金斯敦港扩建、凯曼纳斯经济区、商品转运码头以及船坞建设等。

  扩建后的港口物流中心其实远远超过牙买加本身的需求,但我们着眼于更大的全球市场,尤其是新兴市场,主要是亚洲、中国。中国如今不只是新兴经济体,更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我们非常重视加强与中国的联系。

  深圳特区报:在以往采访全球各地城市市长的过程中,很多城市都将自己的门户位置作为其参与全球化竞争的一个法宝,金斯敦的发展似乎也在走这条道路?

  伯克:是的,优越的地理位置是通向全球化的一条捷径,目前金斯敦集装箱码头已经是加勒比地区产能最高的码头,是这个地区最有发展前途的港口之一,同时也是实现全球化的一个载体,在为全球的东-西向航线、美洲地区的南-北向航线提供集装箱转运业务服务方面拥有巨大的潜力。金斯敦港年产能从过去的320万标箱提高到520万标箱,这其中会产生各种机遇,尤其是随着巴拿马运河的扩建,将有更多的货物通过运河穿梭于该地区,金斯敦将从激增的货运量和业务量中大大获益。现在牙买加政府、金斯敦市政府在共同推进加快金斯敦集装箱码头私有化进程,新加坡PSA,迪拜环球码头等公司已经宣布参与购买金斯敦码头的计划。

  深圳物流业非常发达,能够分享金斯敦建立全球物流中心的机遇,尤其是绿色港口技术的独创性令人印象深刻。我在盐田港参观时看到岸边林立着吊塔和堆积如山的集装箱,但地面上没有油污,安静整洁,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年吞吐量超过千万标箱的港口。使用天然气拖车、岸吊全部采用新型LED灯、污水化学处理间、油水分离器等都是我们计划在新建航运码头时希望采用的新技术。

  吸引全球游客寻根“蓝山咖啡”

  深圳特区报:提到金斯敦,很多人是通过“蓝山咖啡”而认识这座城市的,“蓝山咖啡”成为金斯敦享誉全球的一块金字招牌,是这样吗?

  伯克:没错,我们每年有很多场名为“cupping(杯测)”的蓝山咖啡品鉴活动(杯测的意思是在同一水平条件下评价和比较几种不同的咖啡),其中包括参观咖啡豆种植园,亲身体验制作咖啡等活动。咖啡豆种植园、咖啡制造商和旅游部门联合策划咖啡之旅活动,吸引全球各地的旅行者。产自金斯敦的“蓝山咖啡”堪称世界上最名贵的咖啡之一,但实际上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历史以及它的价格为什么会如此之高。

  早在1789年,第一个把咖啡介绍到牙买加的是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逃亡者,但在第一个100年里咖啡产量非常小。但是,1932年牙买加议会通过法律,鼓励咖啡耕作以减少岛上对糖进口的依赖。“蓝山咖啡”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只能在蓝山区域才能种植,这座山得名于因反射加勒比海蔚蓝的海水而发出的蓝光。咖啡生长在牙买加最高的蓝山海拔1800米处,种植咖啡树的面积始终较小,并且山路非常崎岖,采收的过程非常困难,蓝山咖啡采收者几乎都是女性。

  深圳特区报:蓝山咖啡的品质是保证其生命力的关键,金斯敦市政府采取哪些举措来保证蓝山咖啡的品质呢?

  伯克:作为金斯敦乃至整个牙买加的一个品牌,蓝山咖啡的口碑和品质得益于国家和金斯敦地方的政策。除了出众的自然条件外,蓝山咖啡从种植、采摘,到清洗、脱壳、焙炒等,每道工序都十分讲究,有着严格的标准。牙买加政府专门有一个国家咖啡工业委员会,隶属于牙买加农业部,这是世界上级别最高的咖啡官方机构。它负责统一制定咖啡生产的质量标准,确保每一批蓝山咖啡的品质,并对合格的生咖啡和烘培咖啡颁发质量认证。金斯敦市政府有对应的部门。蓝山咖啡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品牌,很多人以为在金斯敦有很多蓝山咖啡制造商,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只有几家大型的咖啡公司,他们必须符合国家咖啡工业委员会以及金斯敦政府相应部门所制定的标准,他们负责对原料供应进行严格把控。

  富有“牙买加印记”的文化

  深圳特区报:了解了一个国家的首都,通常就能了解这个国家绝大部分文化,作为牙买加首都,金斯敦向世界展现了怎样的“城市印象”呢?

  伯克:“国家首都”为提升金斯敦的全球知名度提供了一个天然优势,但这还不够,作为一座城市,关键是要有自身的特色。金斯敦能够让全世界记住的是我们的文化,是带有典型牙买加印记的文化,这其中包括旅游文化、咖啡文化和流行音乐文化。金斯敦位于加勒比海中央,从机场到市区的道路是所有第一次到金斯敦的人必经之路,这是沿着海边修建的,蓝色的海水几乎和道路平行,那种蓝色,可区分为许多层次,您能在这里发现世界上所有的蓝色!当时修建这条沿海道路,正是为了让游客第一时间感受到金斯敦的蓝色魅力,接下去参观蓝山,在旅行中加入咖啡元素则是金斯敦吸引全球目光的一个招牌。

  加勒比地区的国家被戏称为“美国郊区”,我们距离美国南部迈阿密等地仅个把小时航程,加之牙买加是加勒比地区中唯一以英语为主要通行语言的国家,所以是许多北美游客的梦想度假胜地。

  金斯敦是雷鬼音乐的发源地,所以鲍勃·马利博物馆是来金斯敦不可不去的地方。鲍勃·马利出生于牙买加的特里洛尼省九英里镇,他在1965年组成了“哭泣者”乐队,那首最著名的曲子《不,女人不要哭泣》(No,Woman No Cry)让全世界为之陶醉,也让“雷鬼音乐”(Reggae)从此成了流行音乐的重要体裁。1978年联合国授予他“第三世界和平勋章”,2001年被追颁“格莱美终身成就奖”,成为了牙买加的国家英雄。

  深圳特区报:正如您所说的,金斯敦能够让全世界人们记住的是带有牙买加印记的文化,除了拥有一些知名的文化品牌,你们是如何塑造城市新文化的?

  伯克:两周前,我刚刚在北京参加了一个学习型城市的国际会议,非常受启发,同时我也分享了一些金斯敦的经验。在金斯敦,经常可以看到很多成年人走进小学或中学的校园,不过是在晚上,因为我们推行了“晚间课堂”计划,政府规定,校园在晚间可以对附近社区居民开放作为学习场所,由社区根据居民需要组织不同的课程,这样可以让校园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这些课程主要以实践操作为主,包括职业培训、家政培训、艺术培训等等,其中有一部分是文化艺术类实践。金斯敦是牙买加的文化中心,以非洲文化为基础,同时吸收了亚洲和欧洲元素,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环境。

  文化和娱乐是金斯敦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例如,我们有一个“街头戏剧小组”的社区活动非常受欢迎,爱好表演的市民可以在周末指定时间和地点在街头演出一个自创或经典剧目,路人就是观众,这已经成为金斯敦社区发展中的一个典范项目,现代很多知名的牙买加艺术家都是从街头艺术起步的。

  英国人留下的一笔教育财富

  深圳特区报:听说金斯敦的中小学教育全是免费的,而且在很多年前就取消了考试制度,是这样吗?

  伯克:金斯敦采用英国教育制度。4岁进预备学校、5岁进小学、10岁升入中学,15岁以上参加大学入学考试。采用所谓“全龄学校”的制度,即5岁到15岁的学生念同一所学校,便于学生在较为稳定的环境中成长。牙买加中小学实行免费教育,教育体系为四个阶段:学龄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初、中等教育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高等教育费用则由学生本人和国家共同分担。

  我们的学校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考试,结束了一个阶段学习之后,学校会根据相应的内容为学生做一个评估测试或者叫适应性测试,重点是考核学生从上一个阶段到下一个阶段的学习的过渡适应能力,不会直接考书本知识。英国教育强调学业造诣、性格陶冶,强调个人的创造性、灵活性。因为沿用了英国教育制度,所以我们采取鼓励式教育,不断地鼓励学生独立解决问题,以各种方法激励学生越来越好地学习。我想这样的教育方式也是当年英国人建立金斯敦城为我们留下的最宝贵的一笔精神财富。

  深圳特区报:据我了解,金斯敦的大学并不是很多,那么政府在发展高等教育方面如何延续英国教育制度?

  伯克:建于1946年的西印度大学是金斯敦最具影响的大学,设有艺术、教育、医学、图书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等系。它不仅为牙买加,还为西印度群岛的其他国家培养专门人才。该大学附属的教学医院具有世界水平,是金斯敦重要的社会服务机构。的确,我们并没有美国、英国那么多全球知名大学,所以政府果断决策,根据产业结构的需求,提高并改革教育和培训制度,延续英国教育中的技术教育做法发展高等职业教育,为那些希望获得职业技术的人创造更多机会。

(资料收集 秘书处:张超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