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市外办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访加拿大多伦多市副市长诺姆·凯利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2013年12月3日,市外办和深圳特区报联刊发表第63期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栏。本期专访了加拿大多伦多市副市长诺姆·凯利,他阐述了城市发展之道。

 

多伦多:站在十字路口的“北美明星城市”

 

中央滨水区,摩天大楼与湖上天鹅相映成趣。

 

夜幕下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塔显得更加璀璨夺目。

 

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

 

多伦多老市政厅。

 

多伦多市政厅。

  多伦多,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首府,坐落在安大略湖西北岸,人口近600 万,为加拿大最大城市,北美第4 大城市。作为加拿大的经济中心,多伦多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多伦多证券交易所是世界第七大交易所。

  多伦多的国际性人口体现其是前往加拿大移民的重要落脚点。而市内49%的人口是在加拿大以外诞生,当地华侨及华裔人口多达40 万,相当于加拿大全国约百分之一的人口。目前多伦多的低犯罪率、洁净的环境、高生活水准,以及对多样文化的包容性,令该市被多个经济学智囊团列为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

加拿大多伦多市副市长诺姆·凯利

  诺姆·凯利:曾在西安大略大学历史系学习加拿大政治历史,获得学士学位,随后在卡尔顿大学和女王大学深造获得博士后学位,成为一名历史学家,曾著有畅销书《国家梦》与《最后一根铆钉》。1980 年步入政坛,先后担任加拿大国会议员,并在财政、能源、工商等多个部门任职,后来在加拿大少数族裔特别委员会担任重要职务,为特殊人群争取利益。1984 年在多伦多定居并从商, 1994 年重返政坛,在多伦多市政厅担任议员,2013年1 月担任多伦多市副市长。

  以下是本期访谈内容:

  无论何时造访多伦多,目力所及的盛景足以令人对其活力深信不疑:是的,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北美明星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用他们的智慧与激情为这座城市创造历史与文化。城市精英阶层大量来自于世界移民,作为移民不必考虑如何融入当地生活与工作,而是可以自由地保留并发挥自身的文化和传统,正因如此,多伦多赢得了联合国认定的“全球最多元化城市”的美誉。

  尽管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全球性城市,但多伦多副市长诺姆·凯利在采访中坦言,如何让“北美明星城市”的光环继续闪耀世界是多伦多如今面临的最大挑战,幸运的是,城市决策者们已经找到了方向,通过建立具有良好规划的城市架构来吸引投资并应对周边近郊城市的崛起,以金融和地产业点亮城市经济增长引擎。

  城市化趋于高密度发展

  深圳特区报:城市化是世界城市发展的潮流,在此过程中,多伦多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诺姆·凯利:和世界其他城市一样,多伦多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经济衰退之下如何增加就业机会。我希望能够把城市发展与环境政策相结合,在创造一个可持续、宜居城市的同时,增加就业,刺激经济增长。 事实上,寻求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也是多伦多这样一个旧的工业城市寻找新的、内在发展动力的过程。如同洛杉矶,多伦多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经历了飞速增长,城市边缘不断扩大。如今,我们试图增加城市内部空间的密度,通过建立公共交通系统等措施减低人们出行的碳足迹。

  深圳特区报:城市化的另一问题就是旧城改造。您如何处理旧城改造中政府与公众的冲突?

  诺姆:凯利:多伦多的传统就是居民随时随地都可以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这可以说是多伦多的政治遗产。在转型发展中,我们碰到了很多这样的争论,包括社区与摩天商业大楼,包括历史建筑的翻新和保护等。多伦多是一座商业之城,历史上不断推倒旧建筑,建起新建筑,但最近几十年,人们对于旧建筑的保护意识增强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要确保新建筑是在地铁或者公路交通沿线,而不是建设在社区里面,这样的管理规范目前看起来还比较有效。

  深圳特区报:中国城市的市长面临的难题是,在政府换届中,有的城市发展规划在不同的市长手中得不到延续和继承,在您看来,如何降低由于政府换届而给城市的中长期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

  诺姆·凯利:你说的问题确实存在。但对于多伦多来说,政府通过法律以及管理规划来确定城市发展的基本框架,每一任市长在执行的时候,只是在细节上有所不同,这也确保了一个长期发展的规划能够可持续下去。这对于城市的商业、居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全新规划”应对近郊城市的崛起

  深圳特区报:我曾经访问“加拿大高科技之都”万锦,能够充分感受到像万锦、密西沙加等多伦多近郊城市的崛起,相比之下,多伦多的光环似乎有些淡退,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诺姆·凯利:一个好莱坞影星曾经说过,成为一个明星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然而,要想成为一个永远的明星则要付出更艰苦的努力。这就是多伦多今天所面临的挑战,通过200年来世界移民的共同努力,多伦多成为加拿大乃至北美的一个明星城市,但是今天,我们面对更多更具实力的竞争者,有的是像纽约、芝加哥、香港这些老牌的国际大都市,有的是新兴的国际明星城市例如中国上海、美国北卡州的夏洛特。当然,我并不是说多伦多在走下坡路,而是处在一个十字路口。

  你所提到的多伦多近郊城市的崛起,事实上得益于多伦多实施数年不利于城市发展的规划战略。在1976年之后,魁北克党主张独立引发大批人员和众多公司从蒙特利尔外迁的浪潮中,多伦多虽然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一跃成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但仍然错失了绝佳的提高城市品质的发展良机,许多企业不喜欢多伦多新的城市改革措施,意识到城市对汽车的抵制政策,而公共交通又遭遇发展瓶颈,这些企业纷纷迁移到税率较低,较少限制,并有流畅高速公路网支撑的皮尔区和约克区。这些问题源于城市规划无法付诸实施。

  深圳特区报:那如今的多伦多是如何改变自身以吸引投资呢?

  诺姆·凯利:为吸引投资,多伦多近年来城市发展政策中的一个要素就是建立有吸引力的,并且经过良好规划的城市架构。从土地利用规划方面来讲,这就意味着要放宽传统形式上的土地管理规则,对开发的控制更为灵活。对多伦多市进行如此大面积范围的总体规划,这对规划师来说是一个挑战。首先,他们需要确定什么地方有可能进行大规模开发而又对现有居住区不产生干扰。其次,他们需改变规划程序以促进大规模开发。第三,他们要改变对多伦多市原有的规划思路,以适应大规模高密度开发的需要。在新开发的项目中,有些会建在主要地点以凸现多伦多作为世界城市的形象。

  中央滨水区(central waterfront)就是全球化多伦多的象征,现在市政府将启动对这里的更新计划。在那里将建造成千上万的新住房,创造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一个叫做“制造浪潮”(making waves)的有关中央滨水区的详细规划对发展前景提出了具体意见。中央滨水区的发展对多伦多的未来至关重要,为此,联邦、省及市三级政府都为中央滨水区的开发设立了基金,并且设立了一个“中央滨水区建设机构”(waterfront Revitalization Corporation)。

  金融、地产点亮多伦多经济

  深圳特区报:最近在全球经济实力最强城市排名中,《福布斯》将多伦多列为第九位,多伦多如何保持这一地位?

  诺姆·凯利:多年来的移民政策,加之两次人口增长高峰,多伦多市比北美的任何城市增长都快,进入人口学家所说的“alpha city” ,即影响全球经济体系的城市。 作为最小的alpha city之一,多伦多虽早已是加拿大金融中心,但同时我们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伦敦、东京、上海、香港等等。

  经过几十年的辛勤耕耘,加拿大的金融业在成功度过全球金融危机后终于吸引了全球的关注。 作为重要的金融中心必须具备两个特征:低税率和公平的监管制度。在许多方面,加拿大和多伦多已调整了近20年,现在是在国际经济舞台上展现的时候了。最初的驱动来降低赤字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而现在许多国家都在采取紧缩。

  在税收和监管方面,多伦多开始积极地走向成熟。金融业是一个极具竞争力的产业,资本会流向那些金融环境最好的地区,税率、人才以及各种因素的组合在一起,我们有优势,尤其是金融机构实力、结构以及监管效能已在金融危机中得以证明。目前我们所要做的是避免过度被其他国家所提出的建议左右,如征收银行税。危机之后,欧洲或美国过度的监管将使一些企业转向加拿大。这将给多伦多创造极好的机会,使全球性机构选择多伦多。

  安大略省政府今年早些时候召集本国领先的金融服务公司提出了一项宏伟的目标,就是以我们的风险管理和养老基金管理为特色,将多伦多建成世界十大金融中心之一。

  深圳特区报:近两年里我曾多次造访多伦多,我看到了欧美城市少有的大量工地,许多吊臂机在工地加紧建設,此番景象颇有些“中国味”, 您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

  诺姆·凯利:的确,房地产业是直接体现一个城市经济增长潜力和市场回报率的产业,多伦多是北美房地产市场上最健康城市之一,一直保持平稳的增长,尤其是我们的商业地产非常繁荣。多伦多正在经历17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城市建设,目前,多伦多在建的摩天大楼是整个北美城市里数量最多的,而中央滨水区的开发是北美目前最大的城市更新项目,建成之后,多伦多市中心800公顷土地上将建成40000套住房、占地300公顷的公园和占地100公顷面积的商业配套设施。

  精英阶层多元化

  深圳特区报:在曾经采访过的世界各地城市市长的过程中,我观察到多元化几乎成为所有国际大都市共同的一张标签,我很想知道多伦多的“多元化”是否具有自身的特色呢?

  诺姆·凯利:加拿大国家统计局最新一项普查显示,多伦多目前有一半人口是在加拿大以外出生,已经超过伦敦和纽约,被联合国认定的最多元化的城市。多伦多的多元化体现城市精英阶层来源于世界移民。在很多移民城市,作为移民你得融入当地的政治、文化和生活体系,而在多伦多,你可以自由地保留并且发挥你自己的文化和传统。

  然而出生地并非是衡量一个城市多元化的唯一尺度,多伦多此次之所以能够获得全世界最多元城市的荣誉,还在于它的语言与种族因素。从一定意义上讲,伦敦是世界上最国际化的城市,这里的人说300种以上语言。如果仅凭面孔来讲,纽约则是最多元的城市,地球上每个国家的人在这里都有。

  在精英阶层,多伦多应该算是最多元的城市。对于世界上最多元城市的称号,实际上巴黎、洛杉矶和其它若干城市也激烈参加角逐。无论多伦多,还是纽约、伦敦,在多元文化、种族关系、移民保健与安全等方面,都制定了相关的法律。如果没有移民,上述这些城市的经济都会立刻垮掉。

  期望产生“门户连锁效应”

  深圳特区报:我在2010年12月应加拿大外交与国际贸易部邀请,曾前往加拿大多伦多、温哥华等地参加“亚太门户走廊计划”中国媒体行活动,我想了解一下您是如何看待这一宏大计划对多伦多城市发展的影响?

  诺姆·凯利:“亚太门户”计划的实施意味着整个加拿大发展重点已经转向亚洲特别是中国,这不是一种简单的转变,而是一种综合意义上的转变,甚至包括工作方式。 据加拿大外交与国际贸易部数据显示,目前加拿大经济对国际贸易的依存度在世界上排名第二,而“亚太门户计划”对于加拿大城市来说更意味着特殊的“门户经济”。“门户”不仅意味着货物的中转和运输,它还是环境之门、资源之门、教育之门。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多伦多意在中国制造业中做出更大贡献,如我们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环保技术和清洁能源技术向中国出口这也是“门户”的组成部分。

  深圳特区报:提及加拿大,很多中国人都会想到两座城市,贵市和温哥华,能对两座城市做个比较吗?

  诺姆·凯利:这个问题有很多中国人问过我,因为他们在移民加拿大后常常会在温哥华和多伦多之间决定在哪定居。每一个城市都各有千秋,但我只想强调一点,多伦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全球枢纽。首先,这源于多伦多地理位置,与北美乃至世界最活跃的东海岸诸多国际城市在同一个时区,从地理距离上来说,从多伦多到纽约、芝加哥、波士顿和华盛顿都是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这样的便利使得多伦多成为连通美加,辐射全球市场的绝佳城市。

  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在加拿大拥有最完善和最先进的交通物流基础设施,包括高速公路、城市轨道交通,国际铁路(连接美国和加拿大),内陆水运和国际海运,还有加拿大最大的皮尔森国际机场,不论是货运还是客运都是加拿大规模最大的。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拥有全天24小时不间断的商务和私人包机业务,所以往来于多伦多和其它世界各国目的地也就是在一天之内,加之与美国经济最繁荣的东海岸毗邻,属于北美五大湖都市群,多伦多拥有一个1.5亿消费者的庞大市场。仅凭这一些,多伦多的商业机遇增加了很多。

  启示与思考:全球可持续发展教育领导者

  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环保技术,新能源……更为重要的是培养人的观念。多伦多处于高度城市化、郊区成熟化、农田变迁相结合的过程中,预计大多伦多地区在未来30年人口将增长200万-300万,因此,多伦多已深刻意识到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同时为后代留下更多发展空间的挑战。如今,多伦多建立的可持续发展教育专业中心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典范。

  多伦多建立可持续发展教育专业中心的催化剂是“联合国2005-2014年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计划”。多伦多动物园做了最初的推动工作,而市政府在中心建立过程中承担领导者的角色。多伦多动物园曾经因重视环境保护教育和研究濒危动物而成为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先驱,除参与研究可持续发展教育的活动,还对学校、公众、动物园工作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员等进行环境保护教育。

  多伦多市的一些议员是动物园管理理事会的成员,通过市长办公室和议会的圆桌会议并在市长的热心支持下做出决定,多伦多市的动物园与其他团体合作开展可持续发展教育。个人、多伦多大学、多伦多区域保护官方机构和许多当地的非政府组织成为先期合作团体。

  在开始阶段,由来自先期的合作者团体的代表组成一个行政管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包括:市长的环境圆桌会议的主席,负责环境服务的市政管理代理人,多伦多大学、几个非政府组织。市长的环境圆桌会议的主席担任委员会主席。行政管理委员会中每个团体利用自身的资源来促进合作、建立知识网络,执行预定计划,并建立预算。

  “多样性,我们的优势”是该市政府的格言,多元化的广泛合作正是多伦多可持续发展教育成功的关键。

  历史的见证:新老市政厅隔街相望

  漫步多伦多市中心时恰好赶上整点,浑厚的钟声响起,震撼人心,仿佛是在观望多伦多这部书的扉页,要沉静下来才行。循声望去,原来正是大名鼎鼎的老市政厅(Old City Hall)。无论鳞次栉比的现代化摩天大厦多么豪华气派,都挡不住历史的风烟和时代的印记所赋予那些老建筑的魅力。

  在多伦多这些老建筑物中,最具有政治、经济和人文特征的恐怕要属老市政厅了。在历史上,多伦多总共有过4个市政厅,在使用年限上最长的就属这一个,共使用了67年。

  老市政厅造型别致,颇具美感,与新市政厅相隔不远,只是一条街,却给人以历史与现实交汇融通所产生的和谐与静谧,似乎在叙述着这座城市的种种故事、一种城市文明与发展的韵律唱响在每位市民的心头。历史上,新老交替、吐故纳新的时候,往往会是矛盾到了爆发而不得不解决的时刻,这无形中给市政建设一个契机,于是,新的市政厅呼之欲出,伫立在繁华的闹市中。 多伦多是我造访过的多个北美城市中最像中国城市的一个,闹市区工地林立,从天际线上众多的起重机就可见一斑。

  就像多伦多市中心众多狭窄拥挤的街道一样,老市政厅在建设的时候也似乎没有为未来让出一些空间和地盘,无奈人的思维总是受当时当地的情势和氛围所限,超越自我,预见未来对任何时代的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怎么讲,老市政厅穿越时空的能力和气度还是被人刻在了心里,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见证!如一杯杯醇香的老酒一样,清香四溢、源远流长。每年的11月11日,又被称为“国殇日”,多伦多人总要到这里定期举行盛大的国殇日(Remembrance Day)活动,纪念阵亡将士为国家的奉献。是啊,多伦多人是不会轻易忘记历史,正如他们不会忘怀镌刻在心头的一幢幢老房子。

  (资料收集 秘书处:张超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