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市外办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访波兰格但斯克市长鲍威尔·亚当莫维茨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11月5日,市外办和深圳特区报联刊发表第60期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栏。本期访谈专访了波兰格但斯克市长鲍威尔·亚当莫维茨,他讲述从二战废墟到经济枢纽。

格但斯克:从二战废墟到经济枢纽

 

格但斯克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港口之一,老起重机如今已经成为格但斯克的标志物。

 

每年在格但斯克举行的自行车节吸引了“三联城”的很多市民参与。

 

修旧如旧的格但斯克长街老建筑群。

图为市民游客在斯洛文斯基国家森林公园散步。

  格但斯克:波兰滨海省省会城市,波兰北部沿海地区的最大城市,盛产琥珀,波罗的海沿岸地区重要的航运与贸易中心。人口近50万,并且与附近的格丁尼亚和索波特联合组成“三联城”都会区,人口总数超过80万。在历次世界战争中几度衰落,但利用其区位优势迅速恢复。

 

  鲍威尔·亚当莫维茨:1965年生于格但斯克,毕业于格但斯克大学法律系。1990年,踏入格但斯克政坛,成为市议会议员,随后成为格但斯克市议会主席,1998年当选市长,2002年连任至今。2003年荣获波兰总统颁发的银十字荣誉勋章,该奖项从1923年开始专门颁发给对国家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

  以下是本期访谈内容:

  远处很亮,那是阳光,照进这纵深的古堡,照在这二战爆发地。如今,就在炮弹落下的地方,二战纪念碑静立海边,四个大字:“永不再战”。

  近日,格但斯克市长鲍威尔·亚当莫维茨访问深圳并向深圳市民和企业推介他的城市,在与深圳特区报的对话中,他讲述了昔日的十字军战都,如何成为如今波兰最佳的信息通讯产业聚集地;独树一帜的“三联城”核心城市地位,如何为格但斯克招揽众多世界知名高科技企业。

  硝烟散去,鲜花满坡,格但斯克人的“美好生活”,独特而深刻地在今日城市和平发展过程中渐渐展现。

  城市精神:和而不同中的包容

  深圳特区报:我曾经采访过一些波兰外宾,起初感觉他们比较严肃,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便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这种个性是否与波兰城市的历史有关呢?

  亚当莫维茨:很多人初到格但斯克都会跟你有类似的感觉,认为我们神情严肃,不苟言笑,但只要待上几天就会发现,其实,格但斯克人特别好相处,喜欢把朋友带回家。也许只有读懂格但斯克的历史,才能理解当地人身上这种独特的矛盾气质。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波兰的命运。

  格但斯克位于维斯瓦河的入海口,是波兰最理想的出海口,二战前的600多年中,德国、波兰两国反复争夺这座城市。在这段历史中,格但斯克7次易主,两度成为自由市。独特的历史造就了如今的格但斯克,多民族共居,多元化共存,一种坚毅的城市精神潜移默化地形成了。

  深圳特区报:您刚才提到城市精神,城市精神在格但斯克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什么影响?

  亚当莫维茨:格但斯克有一条充满异国风情的“长街”,人们在这里感受到的不是多元化的冲突,而是多元化的包容。在格但斯克大大小小的琥珀市场里,有很多德国裔商人,他们用波兰语亲切地和客户交谈,当地的卡舒比人身着民族服装,为游客表演唱歌,教他们学卡舒比乐谱……他们在用包容告诉世界,格但斯克人非常自信,而自信来源于求新求变的城市精神。

  城市精神以及市民的个性直接影响一座城市的发展。波兰通过欧盟走向世界的步伐日益加快,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作为波兰经济发展的核心城市,格但斯克也在不断寻找适合自己的创新经济发展之路。例如我们传统的港口业在新经济环境下,就积极求新求变。

  格但斯克港是世界上古老的港口之一,以前它是建在莫特拉瓦河边的内港,如今已经成为格但斯克标志性建筑之一。格但斯克港务局在北港建造了现代化集装箱深水港区,改变过去格但斯克港以散货为主的货运结构,让产品配送中心接近码头,降低道路交通的运输成本。

  三联城“共享服务”吸引跨国企业

  深圳特区报:听说在滨海省有一个城市群叫“三联城”,而格但斯克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最核心的城市,“三联城”为格但斯克的发展创造了怎样独特的优势?

  亚当莫维茨:著名的“三联城”由格但斯克、格丁尼亚和索波特组成,城市之间以街道为分界线,紧密如同一个城市。最大的特色是“共享服务中心”,不仅是服务三座城市,甚至是整个滨海省,其中有40所现代化商业服务中心,包括以IT知识为基础的一批服务中心和卓越中心,雇员约13000人,中心大部分人员精通信息技术服务和财务流程,尤其是雇员的研发能力,这一点是最大的优势,也是对格但斯克和其它2座城市在高科技产业发展最有力的支持。

  此外,这些年来,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斯堪的纳维亚的投资人对格但斯克的投资兴趣与日俱增,我认为这里面有一个语言文化的元素,这就是三联市共享服务中心的另一特点:冷门语言,如精通斯堪的纳维亚语系(瑞典语、挪威语、芬兰语、丹麦语、冰岛语)的人才,另外还有一些精通罗马尼亚语、克罗地亚语、波斯尼亚语的人才,他们在波兰的人数相对是最多的。这些主要得益于我们的大学提供了这些特色语言专业,格但斯克大学里有最大的斯堪的纳维亚研究中心,今年9月,他们还新增了中文系。

  深圳特区报:除了斯堪的纳维亚的投资人,很多世界知名的科技企业都在格但斯克设立了核心部门,您认为最吸引他们的因素是什么?

  亚当莫维茨:IBM公司当初决定在格但斯克设立其波兰执行中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看中了“三联城”的共享服务中心,其中人员拥有专业信息技术背景,可以轻易找到会说丹麦语和瑞典语的人才,与IBM在欧洲其他现有研发中心相结合,提供对客户的支援服务,建立全球化的信息技术解决方案,他们称之为“global IT delivery(全球性连接)”。

  “三联城”的共享服务中心中的很多中心专注于连接企业和大学,他们会引导学校针对特定企业安排组织专业的培训计划,例如格但斯克大学与汤姆森路透共同设立的“财务银行计划”、IBM和格但斯克理工大学创办的大学附属研究中心,还有格但斯克大学附属思科区域学院。格但斯克理工大学是高科技企业人才最大的来源地,每年信息技术和电子科学系毕业生大约有7000名,几乎全部供职于格但斯克的科技企业或是共享服务中心。

  未来技术引领“可发声的格但斯克”

  深圳特区报:“查看你的手机,也许今后会有来自格但斯克的应用程序”,滨海省省长在深圳推介会上介绍格但斯克时的这句开场白令人印象深刻,同时也折射出贵市在未来技术发展领域的成就,您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亚当莫维茨:目前,格但斯克已经成为波兰最佳的信息通讯产业聚集地,通过共同运营、与其它跨国公司合作和政府支持等不同方式,形成了100多家学术及商业伙伴,这足以说明高科技产业对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以及政府对产业发展的全力支持。

  英特尔公司在格但斯克的研发中心运营良好,规模为欧洲最大,全球排名第二,雇员超过700名,且在不断增加中,而他们主要来自格但斯克理工大学的毕业生,正在致力于研发四五年后即将推出的新技术,所以很快就会在智能手机上看到来自格但斯克的应用程序。

  智能手机软件开发商Playsoft公司在格但斯克拥有其世界第二大的研发中心,也是黑莓手机应用程序的最大供应商。

  深圳特区报:我在格但斯克的介绍手册中看到一个很有趣的题目“可发声的格但斯克”,您能为我们解释一下吗?

  亚当莫维茨:这是近年来我们在世界各地推介格但斯克高科技产业时重点提及的,总部位于格但斯克的Ivona Software软件公司是波兰本土企业,是口语合成器Ivona的开发商和制造商。Ivona Software是世界一流的合成语音软件制作公司,甚至超过了像微软这样的业界巨头开发的类似产品,在清晰度、准确度、流畅度、自然度四大方面都处于业界领先地位,在著名的国际暴雪挑战赛中多次获奖。2008年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罗马尼亚语的合成语音解决方案。 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一家语音合成软件制作公司能挑战罗马尼亚语的复杂性。

  截止到2012年,Ivona能提供36种不同的声音,说17种语言,拥有发音最准确的和屡获殊荣的智能声音(smart voice)技术专利。2013年,亚马逊公司宣布收购语音技术公司,Ivona独特的文本至语音转换技术在业界领先,为亚马逊公司的电子书Kindle Fire开发了很多新的功能,包括文本至语音转换、语音导航和触摸搜索,向国际客户提供世界一流的语音解决方案。

  深圳特区报:您刚才也提到了格但斯克求新求变的城市精神,除了对未来高新技术的关注,对于传统产业,格但斯克市又是如何寻求转型升级拓展新市场的?

  亚当莫维茨:如今,作为传统产业的造船业仍然是格但斯克乃至滨海省的核心工业,但是,为了寻求新的市场定位,各大造船厂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领域,例如海上风电就是未来我们开发的重点,在格但斯克造船厂制造风塔。以此为典范,波兰很多沿海城市的造船厂都加入了制造、安装和使用海上风轮机的行列。此外,我们还有一批中小型造船厂,专门生产现代化船只和豪华游艇,90%外销到欧美和新兴市场国家,中国就是最有潜力的目标市场。

  人们对劳斯莱斯汽车非常熟悉,而格但斯克却因劳斯莱斯的造船而闻名世界,劳斯莱斯集团进入滨海省“三联城”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结合当地造船业的优势成功发展了船上设备的制造,建立了劳斯莱斯航海(波兰)公司以及船舶服务和维修中心。

  除了大名鼎鼎的劳斯莱斯,格但斯克还有很多专注于维修、改造船只的大型公司,这是海洋产业里的一个细分市场,而格但斯克在这一领域已经树立了全球品牌。例如,本土的格但斯克造船厂还有落户格但斯克的乌克兰ISD集团都是专精于海洋产业先进信息技术解决方案的知名企业。麦肯锡公司对造船市场最新的分析报告预测,未来造船厂盈利增长点主要在以下几个层面:建造离岸安装服务的船只和钻台;生产风电厂所用的风塔;制造各类钢结构。而现在格但斯克以及三联市主要的造船厂都已涉足这些业务。

  “英雄城”争当“文化之都”

  深圳特区报:格但斯克是波兰的“英雄之城”,同时,其公民极强的独立意识也一直是政府担忧的问题。作为市长,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亚当莫维茨: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不想回避,而是积极面对。“二战博物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修建博物馆是想从东欧人的角度补充二战中的西方形象,格但斯克的历史学家与捷克、英国和德国的历史学家联网,纪念馆将提供的背景,许多人可能觉得反感。例如,展览设计师按专题介绍历史,在同一层楼将介绍轰炸华沙和空袭德累斯顿给平民造成的苦难。这些设计概念公布后曾受到波兰各方的严厉攻击,但我们的目标不只是治愈国家的创伤,更是正视历史,博物馆主体已经完成,附近的古城已修葺一新,红石、玻璃和钢制成的壮观建筑也已就位。

  如今,小酒吧、咖啡馆和画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优雅的行人长廊沿线可以听到多数欧洲语言。格但斯克希望通过重建起各种多元文化之间的纽带,备战2016年“欧洲文化之都”的竞选活动,并以此凝聚市民的力量。多元文化背景下的人们通过参与不同的竞选活动可以加深他们对城市的认同感和对不同民族的包容。

  深圳特区报:在浏览格但斯克政府官网上,我留意到这样一段描述,在今天的格但斯克70%以上的建筑都是具有100年以上历史。在二战中,格但斯克老城90%的建筑都被毁坏了,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些矛盾,您能解释一下这个矛盾吗?

  亚当莫维茨:这里的绝大部分老建筑都是新的,只不过人们修旧如旧。二战后,许多古建筑都只剩老地基了,却正是在大量这样的老地基上,确保了新建筑的修旧如旧。在格但斯克,如果老建筑的地基还在,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上面随意建造新房子,而是要经过当地历史建筑保护机构的鉴定,根据老建筑的照片、画像或相关文字记载还原修建,个人或投资者还可以向欧盟、滨海省政府等机构申请修建费用。一般说来,政府会承担50%的资金,有的重要项目甚至提供100%的资助。根据粗略统计,近年来,滨海省每年花在古建筑修复上的经费在250万欧元左右。暂时找不到资料的地基,就仍然保持原样。

  修复后的古建筑并没有作为博物馆陈列起来,而是自然地融入居民生活,这造就了古建筑的新兴,这一点也是我们竞选“欧洲文化之都”的一张王牌。著名的长街,其中一边现已经是格但斯克国立博物馆和前总统瓦文萨租用的办公室,两边的连墙建筑则是珠宝店、餐馆和居民房,马尔堡不仅仅是城堡博物馆,更重要的,它是当地居民的文化活动中心。

  完善的法律是格但斯克古建筑保护的有力武器。法律规定,古建筑的继承者、所有人对文化保护承担全部责任。政府部门则实行监督职能,不仅监督古建筑严格按照原貌恢复,而且监督修建资金的使用,如果发现钱被用作他途,所有者将面临起诉和监禁的惩罚。

  联通城市的向心力

  波兰滨海省一直在打造文化教育中心,提高高等教育和文化影响力,希望为居民创造一个休闲舒适的城市生活环境,同时保证吸引国外投资商的长期行为,提高居民的收入,再投资于城市建设,从而不断形成良性循环。同时出于对历史文化的保护和传承,著名的“三联城”在上世纪50年代诞生了。

  三座城市行政上相互独立,但共享大都会的公共设施,节省了大量社会成本,例如剧院、图书馆、教堂、垃圾处理设施等等,而三城之间用城际铁路连接,交通十分便利,日均交通承载能力可以达到4000万人次。三联城有一个独特的机构——共享服务中心,同一套商业流程,发展针对外国客户的测试中心和外包中心,为他们提供包括会计、审计、律师等在内一整套的商业服务。

  “这是一个漫长的磨合过程,从三联城的经验来看,关键是要形成城市的凝聚力,让市民产生认同感。” 在对滨海省省长米茨夫斯拉夫· 斯处克和格但斯克市长鲍威尔·亚当莫维茨采访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表达了这一观点,虽然他们一个是站在全局发展的角度考虑,而另一个是身在其中的局部,但通过数十年的实践经验不难看出:城市一体化或是都市群不应只是城市决策者的行政决定,而是一种自下而上的需要,也就是市民的愿望。只有联通了市民的心,才能真正形成大都市群的向心力,产生“1+1>2”的效应。对于目前中国兴起的很多城市集群或是“城市一体化”的发展概念, “三联城”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慢慢行走 细细欣赏

  这里没有繁华的都市,即使在人口最为密集、商业最发达的“三联城”中心城区,经常会被成片的树林隔断,掩映城市的热闹与嘈杂。然而,在波兰休假季七八月份,各地的游客都来到海边度假,从海边,到露天酒吧,到马尔堡,再到斯洛文斯基国家森林公园,到处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虽然近些年来也经历了快速发展,但格但斯克的人们还是自在悠然,热爱一切与自然亲近的生活。斯洛文斯基国家公园内,很多国外游客是乘坐电瓶车前往流动沙丘,但当地人大都在步行,有老人走一段休息一段,孩子们在高高的沙丘上开心地爬上又爬下,累了就在沙地里打滚,父母则惬意地躺在沙上。

  夏季的“三联城”是名副其实的不夜城,晚上10点多,太阳才刚刚下山,人们游兴正浓,城市的夜生活刚刚拉开序幕。

  这是格但斯克人的生活,在行色匆匆的人生路口,也需要立这样一块标牌:“慢慢行走,细细欣赏……”

  (资料收集 秘书处:张超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