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市外办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访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市副市长罗扎林·佩特科夫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9月3日,市外办和深圳特区报联刊发第56期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专栏。本期访谈了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市副市长罗扎林·佩特科夫先生,他满怀深情地讲述他深爱的城市,如何治理污染、摸索可持续发展道路,如何积极打造走向新世界的名片。

7000年古城盛装迈向世界舞台

  ——访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市副市长罗扎林·佩特科夫  

   

  普罗夫迪夫,旧称菲利波波利,保加利亚第二大城市,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普罗夫迪夫州首府。位于马里查河上游,罗多彼山北侧,人口约35 万。普罗夫迪夫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历史早于罗马、雅典和君士坦丁堡,最早的人类痕迹可追溯到迈锡尼文明时代。原为色雷斯人村落,屡遭战乱和地震灾害,城市几度兴衰。公元前四世纪成为马其顿王国都城,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四世纪曾经是罗马色雷斯省首府,1364年被土耳其占领,发展成为重要的政治、军事、手工业和商业中心。1878 年俄土争后成为东鲁米利亚首都,1885 年归属保加利亚。

  在近7000年历史中,保加利亚第二大城市普罗夫迪夫,曾是马其顿王国的“菲利波波利”,罗马帝国的“特里蒙其乌姆”,也是土耳其的“菲力贝”。时光荏苒,朝野更替,穿城而过的马里查河见证了无数王朝与帝国的兴衰荣辱。

  罗扎林·佩特科夫,生于1965年,毕业于保加利亚经济研究所,主修会计、金融和规划,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曾任普罗夫迪夫区副区长、银行行长等职务。2011年至今,任普罗夫迪夫副市长,主管经济、卫生、环境和垃圾治理。

  本期访谈内容如下:

  “文化促使我们凝聚在一起”

  深圳特区报:普罗夫迪夫是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见证了无数王朝与帝国的盛衰荣辱。这悠久的历史给普罗夫迪夫留下了什么?

  佩特科夫:普罗夫迪夫近7000年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至今,普罗夫迪夫老城区仍然保留大量罗马时代建筑的遗址,许多漂亮的老建筑仍在使用,老城南门的古罗马圆形剧场已成了普罗夫迪夫的象征。在这里,仅用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从史前走到现代。街道上、小巷里、花丛间,无论走到哪里,你都有可能和某个历史时期相遇。

  深圳特区报:听说古罗马圆形剧场是偶然间被发现的?

  佩特科夫:是的,上世纪70年代的一次暴雨导致山体滑坡,白色的大理石柱子显露出来。这个始建于公元二世纪的罗马剧场就这么被发现了,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据说是当今欧洲大陆上保存得最完美的古罗马露天剧场遗迹。

  修葺后的剧场大概有20排大理石座位,呈扇形包围着3米多高的舞台,两边是些逼真的大理石雕像,可以容纳3500人。这个剧场不仅是有名的旅游景点,也是普罗夫迪夫市民喜爱的文化场所。这里经常举办各种音乐会,有些世界级的音乐会在这里举办,吸引很多观众,我自己就常去那里。在仲夏夜的星空下,大家坐在依山而建的剧场里,吹着清凉的风,听着醉人的音乐,没有比这更享受的了!

  深圳特区报:说到音乐,普罗夫迪夫有“音乐之城”的美誉。为何这座城市如此热爱音乐?音乐对普罗夫迪夫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佩特科夫:在普罗夫迪夫,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是安静而内敛的,音乐则是我们心与心交流最美的语言,是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普罗夫迪夫的夜没有深圳这么热闹,它是安静的,可以听到高墙内悠扬的音乐。

  普罗夫迪夫是南北东西交叉往来的十字路口,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土耳其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来到这里。大家背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但对美的追求是一致的。包括音乐在内的丰富多彩的文化,为我们提供了交流的机会。这种交流是长期的深层次的,是心与心的交流。也正因着这种交流,我们的市民才能够凝聚在一起,相互理解,和睦相处。

  “治污,从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开始”

  深圳特区报:去年,媒体报道包括普罗夫迪夫在内的保加利亚过半城市空气污染严重,市民出门需戴口罩,今年二月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也显示,欧洲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普罗夫迪夫排名第四。造成空气污染的原因有哪些?你们有何应对措施?

  佩特科夫:造成空气污染的原因有很多,普罗夫迪夫作为保加利亚最大的经济中心之一,工业、交通都很发达,二氧化碳、工厂废弃物等污染相对来说就多一些。还有一个主要但出乎意料的污染源——城区漂亮的老房子。

  普罗夫迪夫老城区的房子历史悠久,风格独特,深受游客喜爱。然而,这些老房子的供暖系统陈旧,仍然依靠100多年前的壁炉供暖,燃烧的煤炭和木柴造成了严重的空气污染。对此,市政府采用BOT的方式,对老城区的供暖系统进行改造,采用中央供暖,或者空调。虽然政府补贴很少,大部分要业主自己掏腰包。而且,与掏钱相比,更难的是要市民改变祖祖辈辈的生活习惯——坐在温暖的壁炉前,一杯咖啡一本书的时光将成为历史。但我们的市民是智慧的宽容的,只要能够减少空气污染,他们仍会忍痛割爱。

  欧盟委员会也在积极行动,前不久公布了一个项目,要在包括普罗夫迪夫 、巴黎、柏林等在内的12个城市进行环境监测和评估,以此提高这些城市的空气质量。希望这个项目会给我们带来帮助。

  深圳特区报:我采访过的城市几乎都曾经或者正面临如何平衡发展与环保的难题。在您看来,普罗夫迪夫将如何破解这道难题?

  佩特科夫:普罗夫迪夫坐落在罗多彼山北侧,清澈的马里查河穿城而过,大大小小的公园遍布全市。这美丽的自然景观是造物主的恩赐,我们格外珍惜,粗放式发展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令我们特别痛心。

  我一直认为,以牺牲环境换来的成绩不会是发展过程中的阵痛,而会成为普罗夫迪夫永远的痛。已经破坏了的环境我们会尽力去治理,目前最主要的是如何进行产业升级,减少污染。我们在普罗夫迪夫及其周边地区建立了“拉高夫斯基”工业园区、“马查理”工商园区等两个工业区和三个工商园区,主要发展物流、制造、轻工业、高新技术产业。此外,我们还将加大旅游、教育和文化产业的发展与对外交流。

  深圳特区报:产业升级是个长期过程,普罗夫迪夫采取了哪些立竿见影的措施来践行绿色环保理念?

  佩特科夫:就拿污水处理厂来说吧。在处理污水处理厂的污泥方面,我们积极和以色列等国合作,研究新方法。城市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出路是个世界性难题,城市遭遇污泥之困,污水处理厂成为污染大户。对于污泥处理,各个城市的办法不一样,方法大体有填埋、焚烧和土地利用。

  普罗夫迪夫的公司使用了环保的方式净化污泥。我们将污泥和稻草、羊粪、牛粪混合,放入加州红蚯蚓,这些蚯蚓吃进去的是有害污泥,排泄出来的土壤不仅无害,而且肥沃,可以用来种花种菜。普罗夫迪夫Bulpold公司位于郊区,占地7公顷,利用这个办法,每年能产生大概10000吨有机土壤。

  这个方法可以有效降解污泥中的化学物质和重金属等有害物质,蚯蚓也可以反复利用,但周期长、费用高。对于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可能不适用,养殖牛羊等动物的中小型城市比较适用。

  “利用每一项资源,打造普罗夫迪夫的世界名片”

  深圳特区报:在查阅普罗夫迪夫资料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座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环境优美的城市,与雅典等其他欧洲城市相比毫不逊色,还获得查尔斯王子的青睐。但可惜的是,普罗夫迪夫似乎并没有享有应有的名气。

  佩特科夫: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也认识到了。对于亚洲、美洲等欧洲以外地区,普罗夫迪夫的名字多少有些陌生。所以,我们不再静静等待世界来发现普罗夫迪夫,而要打造我们自己的世界名片,让世界认识普罗夫迪夫。

  普罗夫迪夫有个名片是“七山之城”,因为城里有七座山丘而得名。对于许多游客来说,这个名字比普罗夫迪夫本身要响亮得多。还有两张名片就是我们一开始提到的“欧洲最古老的城市”和“音乐之城”。

  在我看来,普罗夫迪夫在教育、旅游和文化方面丰富的资源,是得到普遍认可但尚未开发的名片。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想方设法利用好这些资源,为普罗夫迪夫增添世界级名片。

  普罗夫迪夫是保加利亚甚至周边国家的教育中心,拥有中国教育部承认的音乐舞蹈和艺术学院等多所高等院校和26所科学学院。这些丰富的教育、研发资源,培养了大量高素质人才,构成了普罗夫迪夫的主要竞争力。

  再说说我们的文化。悠久的历史、多样的文化凝聚在一起,成为普罗夫迪夫特有的文化。每年9-10月是普罗夫迪夫的金秋艺术节,我们会举办戏剧节、音像节、艺术沙龙、爵士之夜、室内音乐节、国际吉他节等活动,每周都会上演艺术大戏。靠着这些丰富多彩的节日,我们期待吸引更多世界的目光。因此,在文化方面,我们有个目标,就是成为“2019年欧洲文化之都”。

  深圳特区报:据说,欧洲文化之都是欧盟最成功和最受欢迎的一项活动,之前成功入选的都柏林、巴黎等欧洲文化之都都有鲜明的特点。在您看来,普罗夫迪夫申请文化之都有哪些砝码?对此活动有何期望?

  佩特科夫:普罗夫迪夫的亮点就是悠久历史的沉淀,多样的文化融合以及浓厚的文化氛围。目前我们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委员会,负责推介宣传和项目创意。我们号召市民集思广益,把所有的文化元素都调动起来,提供各种创意和灵感,今年差不多有20个项目。为竞标2019年欧洲文化之都,我们选送的项目叫“在一起”,是大型交响乐团伴奏的音乐剧,意在加强普罗夫迪夫青年一代的交流和团结。50多位7到18岁来自罗马、土耳其、亚美尼亚等多文化背景的孩子将呈现精彩的舞蹈。

  格拉斯哥、利物浦等城市自从举办了“欧洲文化之都”活动后,游客大增,经济得到快速发展。我们也期待着能够通过这次活动改善基础设施,发展旅游业。更主要的是,我们能走出去,向欧洲乃至世界展现普罗夫迪夫的美。

  “走出去,将先进经验和无限商机带回来”

  深圳特区报:我注意到您深圳之行的代表团中有许多企业家,参观了迈瑞、比亚迪等深圳企业,为何做这种安排?对深圳有何印象?

  佩特科夫:我们走出去,不仅要向世界展现普罗夫迪夫的美,也要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招商引资,将普罗夫迪夫建设得更美。

  深圳是个很美的城市,道路宽阔,空气清新,高楼林立。你们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希望两市可以结为友城,加强交流与合作,我们也希望吸引更多的深圳企业到普罗夫迪夫投资发展。

  深圳特区报:现在很多欧盟城市都声称自己是跨国企业进入欧洲市场的“桥头堡”。那么,与其他城市相比,您认为普罗夫迪夫在吸引外商投资方面有哪些优势?

  佩特科夫:刚才提到的三张名片和丰富的教育资源都是我们的优势。还有两点,一是普罗夫迪夫的地理位置优越,是离中国最近的一个欧盟城市。普罗夫迪夫的国际机场也是离中国最近的一个欧盟机场。此外,这里交通便利,毗邻多条国际交通要道,可以快速到达任何一个欧盟国家。

  二是普罗夫迪夫的投资环境良好。这里人才济济,土地和人工成本相对较低。工程师平均税后工资也就425欧元,每平米的工业用地从19欧元到50欧元不等,10%的税收也是欧盟国家中最低的。如果深圳将普罗夫迪夫作为欧盟市场的集散地,在机场周围发展制造业和物流业,将大大节约运输和制造成本。

(秘书处:张超鹏) 

分享到 46.2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