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从新月到满月”助力城市飞跃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城市资料】

  波尔多

  法国第四大城市,西南部阿基坦大区首府,人口90万(含郊区)。地处加龙河下游,距大西洋98公里。波尔多港是法国连接西非和美洲大陆最近的港口,却在狭长数十公里的吉隆德湾护卫下,免去海洋的直接冲击,既有海洋的无限拓展性,又有平原的广大腹地。波尔多地区旅游资源丰富,有许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城堡,葡萄酒世界闻名。波尔多还是欧洲的军事、航天和航空研究与制造中心。1998年,波尔多与中国武汉市结为友好城市。

  【市长档案】

  阿兰·朱佩 1945年生于法国蒙德马桑,已婚,育有三子。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后于法国国家行政学院进修。1995—1997年间曾担任法国总理,同时于1995年起担任波尔多市市长,后两度连任成功。2011—2012年,朱佩还同时出任法国外交部长。在担任波尔多市市长期间,朱佩大力推动波尔多与中国的交流,并于2010年9月访华。

  照片由Thomes Sanson提供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说起法国波尔多,人们最先想到葡萄酒。然而,波尔多市市长、前法国总理阿兰·朱佩却不想谈葡萄酒,他的雄心目前全部放在自己执政波尔多的第三个城市计划“从新月到满月”之上。

  波尔多是法国西南部阿基坦大区的首府,著名的加龙河穿城而过,其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建筑多位于加龙河左岸。19世纪初,拿破仑·波拿巴曾想在河上修建第一座石桥连接左岸与右岸,以便自己的军团继续行进西班牙,然而直到他死后一年,著名的皮埃尔桥才落成。两百年后的今天,阿兰·朱佩也冒着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取消“世界遗产城市”称号的风险,计划在加龙河上再造两座桥:一座从左岸通往右岸,一座从波尔多通往世界。日前,阿兰·朱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谈自己的“从新月到满月”城市升级计划。

  蒙田曾两次出任波尔多市市长

  深圳特区报:世界对于波尔多的认知很明确,但也很单一。你会如何向外界介绍波尔多?

  朱佩:对于世界大部分人来说,波尔多是与葡萄酒画等号的。过去15年来,波尔多的访客一直很多,每年大约有300万人次,大多来自法国、英国、西班牙、美国,当然也有来自中国的;不可避免,他们首先最感兴趣的都是参观我们的葡萄酒庄园。但其实,波尔多是一座遍布中世纪建筑的历史古城,直到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城市”之后,游客才逐渐开始学会“考古”。

  深圳特区报:除游客外,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每年都有很多留学生前往波尔多求学。

  朱佩:波尔多拥有欧洲最大的大学城之一,四所大学分别以自然科学、医学生物学、文学以及政治、法律学科闻名。由于葡萄酒的缘故,波尔多有的大学还设有红酒贸易专业,波尔多第二大学则是法国唯一拥有酿酒师专业的公立大学。波尔多还是许多大文豪的故乡,譬如伟大的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他曾撰写过关于葡萄种植的权威指南,被称为“哲人酿酒师”;而人文主义思想家蒙田则与我一样,曾两次出任波尔多市市长。

  深圳特区报:波尔多似乎还是欧洲的军事、航天和航空研究与制造中心?

  朱佩:没错。波尔多驻扎了包括欧洲航空防务与航天公司、泰勒斯集团等在内的多家高科技研发机构,还有一些导弹发动机工厂和飞机制造厂。在此优势下,波尔多有意在2020年发展成为欧洲无人飞机中心,并且自2010年起举办无人飞机专业双年展;即使是在葡萄酒领域,波尔多也已有酒庄率先试用无人驾驶飞机监控葡萄园。此外,波尔多还是法国战略核弹研究和物理实验的核心,拥有原子能研究中心和兆焦耳激光计划等高端技术机构,并且在新材料、纳米技术、癌症研究等领域处于尖端水平。

  “亲民”乃城市建设管理的首要原则

  深圳特区报:波尔多被称作“小巴黎”,居民的生活品质在法国乃至欧洲都具有示范意义,这是如何做到的?

  朱佩:波尔多曾经被票选为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最受喜爱法国城市,每个月我们都会迎来很多新居民。我总是强调,把城市与居民的亲近关系作为市政管理的核心:在城市开展任何项目之前,都必须首先衡量它是否能够为居民带来实际价值,比如更高质量的服务、更简洁的管理流程、更迅速的信息传播,总而言之,更高的生活品质。

  我举三个例子。其一,在由172个国家首脑于1992年协商达成的“Agenda 21(面向21世纪的行动计划)”框架下,波尔多发起了一个加强管理城市绿色空间的项目,通过更好地保护水资源和减少杀虫剂污染,保证城市环境达到EVE和ISO14001认证;对此,法国市长协会还专门为波尔多颁发了“可持续性发展奖章”和“21世纪节能城市奖章”,以嘉奖我们在城市水利用和废物回收方面的成就。其二,在婴幼儿教育领域中,我们努力从源头做起——在AFNOR(法国国家教育标准化组织)的支持下,波尔多对公立和私立日间托儿所的运营进行严格把关。其三,波尔多将重新设计其公共医疗服务设施以更加便民。

  深圳特区报:波尔多政府如何有效地向市民宣传绿色、低碳、环保以及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呢?

  朱佩:每年,政府都会通过举办展览和论坛以提高市民对于环保与可持续发展的敏感度,尤其针对那些每年都要接待数千游客的房主们。当然,政府也会带头实践环保,比如减少公园的浇水量,尽量不使用农药;在开发新区使用地热等新能源等。为进一步减少碳排放,我们还持续在交通方面着力,并有望于今年年底在全市开通电车服务,不仅缓解交通问题,同时还可减少污染。我们还将就此施行绿色经济区战略计划,譬如为电车和火车建设独立的网站和手机应用平台,以更加方便市民的绿色出行。在此,我想重申社会凝聚力和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我们必须有一种共建完美家园的雄心:让不同年龄不同种族的人共同过上一种别样的环保生活。

  三个城市计划创造“波尔多2030”

  深圳特区报:波尔多目前的城市发展是否如你所愿?

  朱佩:坦白讲,目前正是波尔多变革的关键期。波尔多需要一个新的生命,并且很快就会实现。今年2月27日,我告诉所有波尔多居民,波尔多城市计划的第三部分“从新月到满月”即将启动。这个名字或许很奇特,但“满月”才是波尔多城市计划的完美未来。

  1996年,我的第一个城市计划提出三个主要目标:建设电车设施连接居民社区、重振河岸码头雄风、重拾世界遗产城市价值。当时我们沿着加龙河码头建造了3条全球唯一使用地面供电系统的电车轨道,让这座历史名城的心脏地带焕然一新,也为“申遗”助了一臂之力。2009年度经济不景气,我又重新定义城市重心,即通过“弧形可持续发展战略”计划,让波尔多成为欧洲生活质量最高的城市之一。这是一个正在进行的重大计划,主要是对旧港区域、右岸新区以及国家非常重视的Euratlantique区域进行开发建设。

  如今来到我心中波尔多蓝图的第三部分。波尔多不能仅仅只有左岸,而要在全部土地上繁荣发展,就好像从新月变为圆月一样。这一景象不仅象征着波尔多两岸的连接,更象征着波尔多既保证遗产传承又实现现代化发展的愿景。要建设现代化波尔多,必须在大胆建设的同时不忽视任何一片土地和房屋,创造一种在历史中心腹地开创未来生活的新方式。这就是“波尔多2030”计划,我们希望通过对城市规划、住房、文化、经济、就业、旅游与可持续发展的综合发展考量,实现一种新的城市结构升级,吸引容纳10万新居民,让他们享受到欧洲最高的城市居住水平。当然,如果市民能够以一种更加积极的态度参与其中,这个目标将会更快实现。

  深圳特区报:具体到落实中,波尔多接下来的发展将集中在哪些领域?

  朱佩:有三个重点。第一个是波多尔“数码城市”项目,通过进一步发展为市民提供更佳服务的新型通讯技术,将波尔多建设成一座智慧城市。首先,波尔多官网“bordeax.fr”将公开所有信息和数据,让居民清楚看到城市项目的介绍,并能与候选官员进行对话;其次,将所有学校和教育平台进行网络教学联通。第二个重点是于2013年4月开始建设的“红酒文化之城”,该项目有宣扬文化、促进旅游和刺激经济三重目的。作为世界闻名的红酒之乡,波尔多缺少一个集博物馆、文化中心、娱乐场所和经济集散地为一体的场所,因此在波尔多码头,一座风格大胆前卫的建筑正在拔地而起。最后一个重点是“都市计划3”,旨在通过对火车站附近社区、码头区域以及国家级项目Euratlantique的建设,创造一个拥有多元化建筑和高品质环保生活的新型城市模式。

  为波尔多修建通往世界的“桥梁”

  深圳特区报:回首2007年,波尔多在申遗之前做了哪些准备,申遗成功后又多了哪些责任?

  朱佩:我说过,波尔多能够获得这一殊荣,与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以及所有波尔多人的努力维护与发展是密不可分的。波尔多的左岸景观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而文化也一直是波尔多仅次于教育的第二投入领域。申遗成功后,趁着码头重建,我们增加了一个象征性的“水镜”,现已成为城市出镜率最高的代表性建筑。

  不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很严格谨慎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三年前曾打算重新审核波尔多的遗城资格,原因是我们试图在加龙河上修建新的桥梁,但后来证明了我们是对的。比如最近开通的吊桥,已然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成为旅游热点。你应该了解波尔多,这座中世纪城市位于加龙河左岸,右岸则曾经是战场,拿破仑曾想在此修建波尔多第一座桥梁,以便于他的军团开赴西班牙,不过这座石桥直到1822年他去世后才修成。对波尔多而言,桥梁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在我个人执政期间打算修建两座桥,一座是刚才提到的吊桥,还有一座“桥”很快就会落成。

  深圳特区报:波尔多对于国际合作采取怎样的政策和态度?

  朱佩:我们的国际关系政策是非常自由的,尤其是1995年以来发生了很大变化,与更多的合作伙伴在经济、管理、文化、教育、卫生、福利、体育等各个领域展开合作。波尔多有20个友好城市,最活跃的包括中国的武汉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俄罗斯圣彼得堡和阿尔及利亚的奥兰等。我们主要通过两个方式与各城市交流合作,一是采纳学习对方城市最优秀的技术,比如在奥兰培训市政官员,在拉马拉培训导游等;二是我们希望通过与友城的合作,深入对方国家腹地与更多的城市合作。

  记者手记

  朱佩的“中国梦”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让朱佩谈中法关系再适合不过。曾拥有法国总理、外交部长和波尔多市市长等多重身份的他,从两国之间的宏观战略到城市之间的合作细节,心里都有一张完整的解码地图。

  尽管波尔多在中国的友好城市只有武汉,但朱佩的目光明显不限于此。2010年访华时,朱佩不仅去了武汉,还去了北京和上海,并亲自为那一年上海世博会法国馆的“波尔多感官之旅”主题展揭幕。

  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和法国国家行政学院的他,还在紧张的访华行程中抽时间参加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中法公法研究中心成立仪式。时任波尔多市市长的朱佩表示,地方政府之间的合作可以为中法两国的合作做出更多的贡献,而高校之间的学术交流亦能成为两国了解彼此法律体系、促进两国法律交流的桥梁。

  朱佩的对华态度一直是积极友善的。“毫无疑问,中国是当代国际社会最重要的国家之一,以前做决定的是G7,后来是G8,现在是G20,中国是我们不可忽略的对话对象。”朱佩说,在欧盟国家中,法国最重视与中国的关系,目前两国正处于非常良好的双边关系阶段。

  “在我和很多中国官员的沟通中,我感觉到中国政府有很大的决心,去改变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朱佩一直在努力向中国推销法国的优势产业,尤其是在绿色能源、低碳节能领域,他认为中法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因此,除武汉外,广东也成为波尔多在航空航天、新能源、新材料、绿色经济和低碳技术等领域的合作对象。

  朱佩还特别跟记者提到,去年12月,第七届中法市长圆桌会议在波尔多举行,来自中国北京、天津、武汉、沈阳、贵阳、扬州、佳木斯等市的市长或代表,与法国波尔多、格勒诺布尔、昂古莱姆、奥贝维利耶、蒙吕松、滨海卡涅、波城、梅斯和蒙彼利埃等市市长或代表,就“创新城市和智能城市”主题进行了交流。这或许是波尔多与中国各大城市合作的又一个新开始。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波尔多官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