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世界级城市欢迎各种梦想家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城市资料】

  特拉维夫-雅法,通常简称为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特拉维夫临近东地中海, 总面积51.8平方公里, 人口40.3万。以特拉维夫为中心的城市群,不仅是以色列最大的都会区,也是该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带和经济枢纽。特拉维夫被认为已出现了成为世界级城市的趋势,并被列为中东生活费用最昂贵的大城市之一。

  特拉维夫市最初创建于1909年,是由一批犹太移民为逃避邻近古老的港口城市雅法昂贵的房价而兴建,是犹太人建成的第一座城市,被认为是现代犹太人文化的发源地。在以色列建国两年以后的1950年,特拉维夫和雅法两市合并成为特拉维夫-雅法市。今天,特拉维夫被认为是以色列最为国际化的经济中心,以及所谓“硅溪”地区的心脏。该市具有活跃、摩登、世界主义的特征,被公认是以色列的文化之都。2003年,该市以包豪斯建筑铸成的特拉维夫白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市长档案】

  罗恩·胡尔代,生于1944年。1963年加入以色列空军,任战斗飞行员26年,曾任以色列两个最大空军基地的指挥官,退役时获准将军衔,后成为以色列最有名的高中——赫兹利亚希伯来高中校长。1998年当选为特拉维夫-雅法市市长,2008年第三度当选为5年任期制市长。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丽萍 通讯员 广艺/文

  深圳特区报记者 叶晓滨 陈冰/图

  特拉维夫市长罗恩·胡尔代是一位年近70岁的“高龄”市长,他有着非常丰富甚至传奇的人生经历,当过兵、参过战,甚至还当过高中校长。但当你近距离采访他时,你会发现这位“高龄”市长和特拉维夫这座33%的居民年龄都在18-35岁的城市一样,充满了梦想与活力。

  按照事先约定,罗恩·胡尔代只能从繁忙的日程中挤出半小时的时间接受采访组的采访,让记者没有想到甚至惊喜的是,罗恩·胡尔代快人快语,声如洪钟地回答完了记者准备的10余个问题。

  “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本特拉维夫‘护照’。”采访结束时,罗恩·胡尔代一边递给采访组每人一份小册子,一边幽默地说。其实,这是一本设计成“护照”形式的特拉维夫城市宣传手册,手册的第一页是罗恩·胡尔代写的一篇致各国游客的“欢迎辞”,“欢迎辞”的主题依然是“梦想”。

  “欢迎辞”中这样写道:当初建立特拉维夫的66个创始家族在着手建立这个新社区的时候,他们在空旷、没有树木的地方购买了一些沙丘,他们决心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社区,并被其中一名创建者称为“中东的纽约”。他们被认为是空想主义者,拥有远大的理想,但是希望渺茫。当特拉维夫建成100年后,我们可以说这些创建家族当初的承诺和预言几乎实现了。在成立后的几十年里,这个被视为第一座犹太人城市的小小社区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级城市,其重要性和影响力已远远超出它的国界。

  罗恩·胡尔代说,“它不仅仅是以色列金融和文化的中心,还是艺术和创意、商业和贸易、媒体和学术的国际枢纽。特拉维夫提倡多元化和宽容,融合了各少数民族和社区,形成了其独特的人类马赛克文化。更重要的是我们仍旧欢迎各种梦想家的到来。”

  “如果你们想真正了解这座城市,你们得凌晨两点出门看看,而不是下午两点”

  深圳特区报:在您的心目中,特拉维夫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它的独特之处何在?

  罗恩·胡尔代:我想特拉维夫很独特的一点是: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特拉维夫从未休眠、从未停下过脚步,一天24小时都是这么有活力。我常常对刚刚来到这座城市的人说:如果你们想真正了解这座城市,你们得凌晨两点出门看看,而不是下午两点。

  深圳特区报:有人说“宗教崇拜在耶路撒冷,游玩在特拉维夫”,您怎样看待这句话?

  罗恩·胡尔代:我经常说,在耶路撒冷我们谈爱,而在特拉维夫我们谈生活,因为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中心城市。如果你把以色列和世界上其他城市做个比较,整个以色列其实就和一个中等大小的大城市差不多大,而以色列这座大城市的市中心就是特拉维夫。

  特拉维夫城市面积并不大,却有大约100万的流动人口,其中50%的人从事银行业。所以,特拉维夫是“无限可能”的梦想之城。有时候,当飞机在机场落地的一刹那,人们会欢呼“到特拉维夫啦”,虽然那个时候还只是在机场而已,但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兴奋。还有很多商人在他们的名片上也印着“特拉维夫”,虽然他们公司真实的地址其实并不在这里。

  特拉维夫也是一座不夜城,是以色列的商业中心、艺术和文化荟萃之地,这里70%的人常上剧院,更有不少人从全国各地来到特拉维夫,只为了上剧院欣赏演出。特拉维夫还有美丽的沙滩!我们拥有以色列其他城市没有的优势——这就是特拉维夫!

  “艺术与文化,是我们传统的一部分,它对一座城市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深圳特区报:如您刚才所言,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的艺术和文化荟萃之地,拥有特拉维夫歌剧院、以色列爱乐乐团所在地弗来德里克·曼恩礼堂、以色列国家剧院哈比玛剧院等众多文化艺术中心,请问,特拉维夫拥有如此浓厚的文化氛围的秘诀是什么?

  罗恩·胡尔代:这是个很棒的问题!你知道,犹太人本身就是热爱文化和艺术的民族,文化和艺术是我们与生俱来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传统的一部分。一百多年前,当第一任市长梅尔·迪森高夫来到这里时,特拉维夫只是个特别小的村庄,但是这位市长深知艺术与文化对一座城市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于是,他把自己的家捐献了出来,改建成了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并邀请当时在国外工作生活的以色列艺术家们来特拉维夫演出。所以,即使是在这座城市发展的早期,人们就意识到她将会成为歌剧与戏剧盛行之地。

  在特拉维夫,剧院的建立早于其他任何一切,当以色列还在发展的初期阶段,当半数的以色列人还生活在简陋的居所之中时,特拉维夫就建造了曼恩礼堂——我们伟大的音乐厅。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地方比特拉维夫拥有更多以演员、作家、画家等艺术家的名字命名的街道了。

  深圳特区报:2003年,特拉维夫白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我们知道这批建筑大多数建造于1930年到1950年期间,请问,特拉维夫采取哪些措施对白城进行保护?

  罗恩·胡尔代: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全世界犹太人最黑暗的岁月,那时,有很多犹太人建筑师为了逃离纳粹的迫害从德国来到特拉维夫,并带来了包豪斯建筑风格。于是,仿佛一夜之间,特拉维夫遍地出现了包豪斯建筑。为了保护白城的建筑风格,我们做了严格而详细的规划,比如在白城里是禁止建设高楼大厦的。高楼大厦可以包围白城,但不能建在白城里,目的就是为了使这片区域保持原样。而且在过去的10年间,特拉维夫市政府共拨款10亿谢克尔(2.5亿美元),用于改造和保护这些历史文化遗产。

  “让有创业想法的人们有家的感觉,与时俱进地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

  深圳特区报:一直以来,特拉维夫都提倡多元、开放和包容的城市价值观,您如何理解和解释这些价值观?

  罗恩·胡尔代:是的,特拉维夫十分多元,但绝不普通,这是我把特拉维夫称为“独一无二之城”的原因。这里有最有钱的富豪,也有最贫穷的贫民;这里有最正统的宗教,也有最开放的自由……这里什么都有,这是一座民主的、开放的城市,在这里我们大家都可以和谐共处。特拉维夫还是创业者之城,和很多欧洲城市相比,我们有许多充满创新精神的年轻才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我们会尽全力帮助他们创业,让有创业想法的人们在特拉维夫有家的感觉。

  深圳特区报:开放、包容的城市价值观使许多外国人慕名来到特拉维夫工作学习,特拉维夫采取了什么措施帮助他们尽快融入城市生活?

  罗恩·胡尔代:特拉维夫是一座十分现代的城市,总是与时俱进地为人们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在特拉维夫,城市的社会福利事业是面向各种团体和居民的,只要是这座城市的居民,不管是外国人还是本国人,都有权利享受。除此之外,我们还向一些特殊群体提供有针对性的公共服务,像花园图书馆,就是专为移民而建,位于一个公园内,提供8种语言的书籍;还有退伍军人俱乐部,是一个向从前苏联移民到这座城市的数以百计的红军老战士提供服务的社交俱乐部。

  另外,我们有专门的计划鼓励外国学生来这里学习,如果外国学生在特拉维夫学习期间遇到什么问题,我们甚至会亲自去跟大学协调。正是在各方面的合力之下,越来越多的外国学生来到这里。当然,如果有深圳的学生到特拉维夫来学习,我们会非常高兴。我们认为这种对外交流是非常重要的,不仅让我们近距离了解到别的国家人民的想法,他们还会成为我们的“大使”,向外宣传特拉维夫。

  “一座城市如果要不断地向前发展,注重环保会是很重要的环节”

  深圳特区报:低碳环保是个世界性话题,那么,在环保领域,特拉维夫有哪些可以与深圳分享的经验?

  罗恩·胡尔代:一座城市如果要不断地向前发展,注重环保会是很重要的环节。关于环保我特别想说的是,15年前,特拉维夫一年中有90天超过空气污染的警戒线,但在去年只有17天,而且其中的13天是因为从沙特阿拉伯沙漠吹来的沙尘暴造成的空气污染。这前后的变化说明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去改变空气污染状况。

  比如,雅法坡是以色列最大的垃圾回收项目之一,130万吨的垃圾被分成每个面积达200德南(50英亩)、高50英尺的垃圾山,用作构建公园之用;城市每天产生1200吨垃圾,其中的纸张、瓶子、电池、纸板、电器和建筑垃圾都实现了回收利用。我们鼓励采用太阳能电池板等节能的建筑方法来建设绿色建筑,并大力提倡绿色教育,全市250所幼儿园和几十所学校都参与到保护水资源、城市自然保护和动物保护等各种绿色行动中来。同时,为了鼓励人们绿色出行,特拉维夫建设了120公里长的自行车道。今天,特拉维夫全市一共有125000棵树,20%的城市面积是绿化面积。

  “我知道深圳和特拉维夫一样,最有名的就是创新和高科技,这是两地可以开展合作的领域”

  深圳特区报:您刚才提到,非常欢迎深圳学生来特拉维夫学习,那您认为深圳和特拉维夫的潜在合作领域有哪些?

  罗恩·胡尔代:我知道深圳和特拉维夫一样,最有名的就是创新和高科技,我认为这就是两地可以开展合作的领域。特拉维夫自建城以来,一直都在倡导创新与变革,这里有世界上最密集的技术型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排名世界第二。这里充满了梦想和活力。所以,我们非常欢迎深圳的充满创造力的人才或企业家能来特拉维夫发展。他们不仅能带动我们的市场,还能成为我们的伙伴,和我们一起工作、一起生活,甚至下班后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具体来说,比如在深圳与特拉维夫大学之间就可以开展互派交换生这样的合作,深圳的学生来特拉维夫的大学学习半年,特拉维夫的学生去深圳学习半年。当然,我们还可以开展其他一些特别项目。我认为中国是世界上一个重要大国,现在我们不再只看到美国市场,世界之外还有世界,中国是未来的世界。

  启示与思考

  文化之都的文化“守望”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丽萍

  走进特拉维夫,你就相当于开始了一趟文化之旅。

  这里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港口城市——雅法古城。《圣经》里,诺亚的儿子雅弗在毁灭万物的大洪水过后,建立了这座城市。之后数千年的文化气息绵延不绝地沉淀着。古雅的石板屋、狭窄的石子路无不在讲述着一个传说、一段历史。

  近年来,古城吸引了众多现代艺术家,他们聚集在这里进行创作。很多画廊、工作室隐身其中。透过古老的门窗,可见屋里挂着各种风格的现代画作、雕塑或者手工艺品;在纵横交错的石子路口总会有意外的惊喜:一株悬空的橘子树、一张手工艺术挂毯、一张印象派海报……而当走进世界上最大的包豪斯建筑群——由约4000座白墙、平屋顶的白色建筑形成的特拉维夫白城时,你触摸到的是上世纪30到50年代欧洲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的脉动。

  今天的特拉维夫更是被誉为以色列的文化首都,不仅全国8成以上的艺术家汇聚于此,还拥有特拉维夫歌剧院、以色列爱乐乐团所在地弗来德里克·曼恩礼堂和以色列国家剧院哈比玛剧院等许多文化艺术中心,每年售出的戏剧门票超过150万张。

  特拉维夫市长罗恩·胡尔代自豪地说:“有不少人从全国各地来到特拉维夫,只为了上剧院欣赏演出。”文化真真切切地成为了特拉维夫的闪亮名片和“软实力”,让它拥有了别的城市所不具备的优势。

  特拉维夫能够成为文化之都,除了历史因素外,还与这座城市对文化艺术的重视密不可分。特拉维夫每年在专业和社区的文化和艺术方面的投入达2亿6千5百万舍客勒,这相当于每年市政预算的6.5%。这是很大的一笔投入,甚至远超伦敦、巴黎、柏林等欧洲的大城市,他们的平均投入只有每年预算的1%到2%。

  深圳正在全面推进文化强市建设,虽然年轻的深圳没有特拉维夫那样丰厚的历史文化传承,但和特拉维夫一样有着对文化的重视。从特拉维夫的身上,或许深圳最应该借鉴的是对大力发展文化的坚持,把文化强市的理念一代代延续下去。同时,着重培养开放、多元、包容的城市特质,让不同的文化艺术在城市里共存共荣。

  记者手记

  爱与活力交汇的城市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陈冰

  记者访问特拉维夫市市长胡尔代时,他的活力以及城市的活力,在娓娓道来的故事中呈现。 “看看街上的人群,年轻人居多,他们的创造力让这座城市名副其实。”他很自豪地介绍他所服务的城市,“特拉维夫,就是春天的意思,象征万物复苏”。

  特拉维夫的活力,在年轻人匆匆的脚步和充满阳光的脸上展现。除了上千年的历史文化古迹外,“高科技新城”或者“小型洛杉矶”是更让特拉维夫人感到自豪的称谓。这里有很多计算机科学家,也有很多文化创意工作者,《新闻周刊》把特拉维夫视为“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高科技城市”之一,而特拉维夫市民更喜欢自己的命名——“硅溪”。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都是从特拉维夫“流”出的。

  从市政厅走出,是著名的拉宾广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拉宾被枪杀的现场,至今仍在。以色列艺术家用简单的图示,向前来参观的人们述说当年的情形:这里是拉宾,子弹从那里飞来,警卫和随从人员站在墙角边……拉宾中弹的地方,现在竖立着他的塑像。每个到这里的人,都会来拜谒这位伟大的和平战士。

  以前的国王广场,自拉宾遇刺身亡后改名拉宾广场,这里寄托着人们对拉宾的爱,留存着拉宾的和平勇气。当记者一行来到拉宾广场时,数百个姿态各异、色彩斑斓、伤痕斑驳的“儿童”,站在广场中央,向人们诉说自己被虐待的痛苦。这是一个反对虐童的公益活动,组织者通过征集,把人们捐赠的芭比娃娃、公仔等集合起来,把现实生活中儿童遭虐的各种情形再现出来,提醒人们把爱倾注于儿童的成长。这个场面很震撼。组织者还把行人的观感以及对虐童行为的愤怒与指责,现场录像录音,通过广播电视呼吁人们在孩童教育中播下爱的种子,而不是种下恨的荆棘。

  这一幕,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爱与创意的交汇,使得特拉维夫活力充沛,人文气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