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城市要做历史的忠实记录者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城市资料】

  叶卡捷琳堡(1924-1991年期间称斯韦尔德洛夫斯克),始建于1723年,为纪念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一世而得名。位于亚欧交界处,乌拉尔山脉东麓、伊塞特河东岸,因其地缘政治特点常常被称为“乌拉尔之都”。面积491平方公里,人口1430200(2013年),俄罗斯第四大城市,斯韦尔德罗夫斯克州的行政、工业、科技和文化中心,也是乌拉尔和俄罗斯联邦重要工业、交通、贸易、科学、文化和行政中心。

  ■ 深圳特区报记者 甘霖

  见习记者 唐珊珊 通讯员 崔健

  乌拉尔山脉东麓、伊塞特河东岸,坐落着一座美丽的“女皇之城”——叶卡捷琳堡。这座以彼得大帝爱妻叶卡捷琳娜一世命名的城市,正如她的名字一样,优雅美丽。清澈凛冽的伊塞特河从该市穿行而过,各色的教堂和博物馆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美妙的歌声从歌剧芭蕾舞剧院飘进千家万户……95年前,末世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在叶卡捷琳堡伊帕季耶夫楼地下室被处决。如今,当年的伊帕季耶夫楼早已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金顶白墙的滴血教堂。叶卡捷琳堡还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的故乡。

  如果说俄罗斯是只双头鹰,一头看欧洲,一头看亚洲,那么叶卡捷琳堡就是双头鹰的脖子。处在亚欧分界线上的叶卡捷琳堡不但完好保留了历史,更在努力地转型发展,创造更多的历史和奇迹。近日,记者通过邮件采访了叶卡捷琳堡市长波鲁诺夫·叶甫盖尼·尼古拉耶维奇,请他讲述了这座城市的传奇和发展历程,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完整保留就是对历史最好的尊重

  深圳特区报:在您看来,叶卡捷琳堡有哪些城市标签?您和叶卡捷琳堡的市民最喜欢哪一个?

  波鲁诺夫:在这里,我们都亲切地称呼叶卡捷琳堡为叶卡。叶卡有很多让我们骄傲的标签。就地理位置来说,我们处在欧亚分界处,是“双头鹰的脖子”。就历史来说,叶卡是彼得大帝亲自下令建造的,以叶卡捷琳娜一世女皇而命名的“女皇之城”。就经济重要性来说,我们是乌拉尔地区的引擎,有“乌拉尔之都”的美称。就历史名人来说,我们是“叶利钦的故乡”。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就出生在距叶卡不远的小镇,并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

  叶卡的每一个标签都意义重大,但市民最喜欢的还是和大家生活联系最紧密的“俄罗斯历史文化名城”这个称号。历史不光记载在纸上,更主要的是展示给世人看。我们全市大大小小有近800处历史文化古迹,从古建筑、纪念碑到雕像和博物馆,都记载着叶卡的过去,记载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一部生动的成长史。博物馆、剧场、舞蹈团、马戏团、乐队,这些历史文化的产物为叶卡营造了浓厚的文化氛围,让市民随时随处都可以享受文化的熏陶。目前全市有359个图书馆、12家博物馆、大约35家展览馆和美术馆、9所剧院、21个文化团体。

  深圳特区报:叶卡的这些古迹都记录了怎样的历史?

  波鲁诺夫:在我们看来,历史就是历史,本身没有好坏之分。我们没有权利去选择历史,只有完整地保留,才是对历史最好的尊重。

  我们保留的古迹,有的是因为历史意义重大,比如叶利钦纪念馆。有的是因为建筑很具特色,比如拉斯托尔古叶夫-哈利托诺夫庄园,有的纯粹就是因为能反映我们过去的生活。比如我们的雕像,不光有城市奠基人彼得大帝和塔季谢夫和盖宁雕像,也有清洁工、乞丐和铁路工人的雕像。我们的博物馆不仅存放珍贵的历史材料,也有专门的乡村博物馆。这些东西可能现在看起来不起眼,但对于我们的子孙后代来说,却是还原现在生活最好的物件。

  深圳特区报:叶卡就保护这些历史遗迹采取了哪些措施?

  波鲁诺夫:对于这些古建筑,首先我们能做的就是立法,不让它们轻易遭到破坏。其次就是修缮那些已经破旧的老建筑。有时候不得不改造的时候,我们也会按照原来的设计图纸去改造。比如,我们改造了谢瓦斯捷亚诺夫宫,19世纪著名建筑。改造工作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最终完美地完成了,改建者也因为表现出色,获得了塔季谢夫和盖宁奖,这可是很高的荣誉。

  但在我们看来,最好的保护不是把它们束之高阁,大门紧闭,谢绝进入,而是开放给大家。历史漫长,建筑可能会毁坏,但人的记忆是不朽的。我们把这些古迹开放成旅游景点,这样就能让全世界的人们了解叶卡的历史,也能方便我们更好地保护。

  办一届令人难忘的世博会

  深圳特区报:叶卡是2018年世界杯的主办城市之一,是2020年世博会的五大候选城市之一。在您看来,举办这样的国际活动对城市的发展起到怎样的作用?

  波鲁诺夫:能够举办这样的国际活动,我们感到很自豪,这对我们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这不仅能够使叶卡捷琳堡的名字享誉世界,也能产生许多商机,发展旅游业。最主要的是能让更多人知道叶卡,了解叶卡的前世今生。许多外国人知道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但对叶卡捷琳堡却并不了解。而世界杯和世博会就是让大家了解、熟悉叶卡的绝好机会。这是最主要的一点。

  还有,这还是一个完善叶卡城市基础设施的好机会。就面积来说,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算是很小的城市,但我们的人口却超过百万。经济发展了,日子好了,买车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道路建设就显得跟不上了,交通拥堵问题日益凸显。我们希望借助举办世界杯和世博会的契机,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建设现代化的交通体系,再建一些科技公园,另外,最主要的是,启动世界上最大的住房项目,多建保障房和进行旧房改造。关于这些,我们有一个长期的发展与成长战略正在实施,目前进展还不错。

  深圳特区报:目前举办世界杯的准备工作进展如何?

  波鲁诺夫: 像许多其他大城市一样,要举办这样大型的国际赛事,设施完善的体育馆必不可少,国际足联要求有一个能容纳45000人的体育馆,但这个体育馆相对叶卡来说太大了,俄罗斯超级联赛平均也就有17000名观众,同时也花费巨大。怎么办呢?我们想把2011年修复一新的叶卡捷琳堡中央体育场作为主要比赛场地。

  举办世界杯对我们的服务业也是个挑战,好在我们的旅馆还比较新,来客可以找到不同价位不同风格的旅店。我们有26个使领馆,签证办证都很方便。

  深圳特区报:作为2020年世博会的候选城市之一,和其他候选城市相比,叶卡有何优势?

  波鲁诺夫:首先,我们有优越的地理位置。我们处在欧亚分界线上,连接欧亚两洲,地球上再没有比这更便利的了!东西南北的铁路与公路在这里交汇,物流业正蓬勃发展,形成了一个“没有大海的港口”。

  其次,叶卡捷琳堡所在的乌拉尔地区是个强劲的工业发展区。正如著名的诗人安德烈·沃兹涅先斯基在其诗歌中描述的那样,乌拉尔是俄罗斯的要塞。如今,“要塞”已经成了我们市徽的一部分。

  第三,我要强调的是,这项活动不仅关系到叶卡捷琳堡,更是州政府、甚至整个俄罗斯的大事。我们的总统普京以及其他政要也会紧密关注着这件事情,全俄罗斯的人们都在关注这件大事。俄罗斯是世博会的积极参与者,参加过1851年第一届世博会,但遗憾的是我们从未举办过世博会。再过几个月,世博会的举办城市就要揭晓了。如果我们能够申办成功,就要办一届令人难忘的世博会,目前预计花费20亿美元。

  最后,叶卡是乌拉尔地区的体育之都,我们有丰富的举办大型活动的经验。从2003年起每年举行一次“叶利钦总统杯”男子女子排球赛。去年,为庆祝建市289周年,叶卡捷琳堡首次在夏季举行了滑雪赛。2011年8月中央体育场修复工程完工,9月举行了欧洲青少年足球赛决赛。

  “双头鹰的脖子”汇聚亚欧精华

  深圳特区报:叶卡处在亚欧分界线上,这对叶卡来说有何意义?

  波鲁诺夫:叶卡有两个欧亚分界线碑,老的界碑位于叶卡新莫斯科大道17公里处,中间是灰白色大理石作为分界线,两侧分别标明欧洲和亚洲。新的界碑位于叶卡西北郊42公里处,界碑柱顶部有只双头鹰,一头看欧洲,一头看亚洲。如果说这只双头鹰是俄罗斯,叶卡就是双头鹰的脖子。

  作为“脖子”,最大的好处就是灵活,集亚欧精华于一体。叶卡可以作为一个欧洲城市参与欧洲的各项活动,前不久我们召开了欧盟分会,这可是历史上第一个在亚洲召开的欧盟峰会!

  叶卡是彼得大帝下令建造的,圣彼得堡也是。我们常说,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欧洲之窗,而叶卡捷琳堡则是亚洲之窗。叶卡和亚洲的交流频繁,恐怕俄罗斯没有城市可比。斯韦尔德洛夫斯克州早在1991年就和哈尔滨市结为友好州市,叶卡也在2002年和广州结为友城。叶卡有全俄罗斯第二大服装批发市场,经营者大部分都是中国人。

  深圳特区报:叶卡是俄罗斯大型工业中心之一,经过改革,贸易、服务、通讯、建筑等领域快速发展,请问叶卡是如何成功实现转型的?

  波鲁诺夫:叶卡一直是乌拉尔甚至整个俄罗斯的大型工业中心。现在成为行政、工业、科教、金融、商业、贸易中心,发展中始终离不开科技。

  比如说,И·波尔祖诺夫1766年研制的蒸汽发动机有助于寻找和勘探矿产资源和贵重金属,对提升叶卡的经济具有战略意义。叶卡近年来开发的高能效绝缘材料和在金属表面进行冷喷涂的技术,可以提高设备的耐磨性能。

  深圳特区报:叶卡能够不断进行科技创新的秘诀是什么?叶卡对未来的发展有何计划?

  波鲁诺夫:秘诀就是我们有众多科研中心。叶卡是全国科研中心之一,有45个科研所、30所高等院校、40所中等技术学校,以及150多所市属教育机构,俄罗斯科学院乌拉尔分院也在这里。这些科研机构和高等学府,就是叶卡的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的智囊团。

  近年来,叶卡捷琳堡重视发展医疗设备、能源设备、电子等高科技产业,建立了6个高科技园。叶卡下一步将重点发展物流 、服务业、批发贸易、科教和金融服务领域。

  对汉语和中餐合作感兴趣

  深圳特区报:叶卡捷琳堡的市民知道深圳吗?

  波鲁诺夫:叶卡的商界和政界对深圳都非常熟悉,在访问友城广州时经常顺访深圳。我们知道,深圳是中国著名的经济特区和工业中心,因此叶卡捷琳堡的一些公司与深圳有很多经贸合作。

  深圳特区报:您认为两市今后合作的方向有哪些?

  波鲁诺夫:为了进一步扩大两市的经贸关系,建议深圳在叶卡捷琳堡举办展览会或组织企业家代表团对IT、医疗器材、食品等领域进行专项考察。在文化领域方面,叶卡对汉语和中餐方面的合作非常感兴趣。建议两市互派留学生,加强教育交流。

  深圳特区报:为何对汉语合作如此感兴趣?

  波鲁诺夫:叶卡是俄罗斯中部地区的文化教育重镇,市民文化素养高,对中国语言和文化抱有浓厚的兴趣。自从2006年中国驻叶卡捷琳堡总领馆成立以来,汉语越来越受欢迎。大家认识到,学汉语就等于多了些机会。许多人对中国古代文化感兴趣,也有人想去中国旅行,更有人想去中国工作,这些都需要汉语。叶卡捷琳堡乌拉尔联邦大学和俄罗斯国立职业师范大学都设有孔子学院。最近叶卡捷琳堡图书馆也设立了中国语言文化屋,成为市民了解中国文化、学习中国语言的全新平台。

  【市长档案】

  波鲁诺夫·叶甫盖尼·尼古拉耶维奇:生于1954年。1976年毕业于乌拉尔河理工学院,曾是机械工程师。1998年到2002年任斯韦尔德罗夫斯克州杜马代理主席,联邦议会成员。2003年成为叶卡捷琳堡杜马成员,2010年11月当选为叶卡捷琳堡杜马主席。

  记者手记

  用真诚维护城市形象

  ■ 深圳特区报见习记者 唐珊珊

  采访叶卡捷琳堡市长波鲁诺夫的过程并不轻松,但却令人感动。

  数月前,为丰富“国际名城市长访谈”栏目,记者曾通过英文邮件提出采访叶卡捷琳堡市长波鲁诺夫的请求。很快,叶卡捷琳堡对此做出了回复,用俄文一一回答了记者提问,但没有提供照片。当记者好不容易拿到译稿,正在绞尽脑汁撰写稿件、寻找照片之时,叶卡又来信了。信中说,之前的数据不够新,回答得也不够详尽,也没考虑到记者可能不懂俄文,所以重新用英文作出更加详尽的答复。对此造成的麻烦,希望得到记者的谅解。

  打开邮件的第一个附件,满满8页纸的英文回复占据了整个电脑屏幕,重要的数字和年份均用粗体标出,比先前更详细,更一目了然。更贴心的是,为了确保数字的准确,叶卡还发了一份“Ekaterinburg in figures”(数字中的叶卡捷琳堡),方便记者查阅。另外两个附件,一个是市长简历,另一个是压缩文件,里面满满地放了几十张配有英文解释的叶卡的照片。

  至此,叶卡的真诚和严谨深深打动了记者。这样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如此重视万里之遥的完全陌生的采访请求,如此珍视每一次宣传推介的机会,如此维护城市的国际形象,令人肃然起敬。

  启示与思考

  留住“逝去的时光”

  ■ 深圳特区报见习记者 唐珊珊

  徜徉在叶卡捷琳堡瓦伊涅拉街上,时光仿佛倒流百年——一个个铜雕 “货郎”、“骑车人”、 “银行家”、“恋人”、乌拉尔四轮车和喷泉“时光飞逝”,尽显旧时生活情趣。

  叶卡捷琳堡的博物馆也颇具特色,造型艺术博物馆、方志博物馆、地质博物馆,都讲述着一段历史和一些故事。而乡村博物馆珍藏着的却是各家各户贡献的木箱、茶炊、搪瓷缸等生活日用品。

  叶卡捷琳堡市长波鲁诺夫说,百姓是城市的主体,百姓的生活就是城市的生活,不能让生活只留在记忆里。他们正是通过雕塑和博物馆,原原本本地记录生活,记录历史。

  对于年轻的深圳来说,叶卡捷琳堡的经验告诉我们,在深圳不长的历史中,涌现的不光是惊天动地的重大改革和举措,更多的是寻常百姓普普通通的生活。我们的生活现在看起来很普通,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可能令人回味无穷。对于回不去的历史,若没些纪念物来还原,慢慢地也会从记忆中淡去。

  (本版照片由叶卡捷琳堡市政府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