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着眼品质,让城市发展慢下来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城市资料】

  伯尔尼 (Bern) ,瑞士联邦首都和伯尔尼州的首府,瑞士第三大城市,仅次于苏黎世和日内瓦。位于瑞士西部高原中央山地,坐落在莱茵河支流阿勒河一个天然弯曲处,湍急的河水从三面环绕伯尔尼老城而过,形成了一个半岛。阿勒河把该城分为两半,西岸为老城,东岸为新城,横跨阿勒河的7座宽阔大桥把老城和新城连接起来。其老城区今日已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核定的世界遗产。伯尔尼气候温和湿润,冬暖夏凉,现有人口约15万。

  伯尔尼是一座具有800年历史的名城。自从1848年成为瑞士联邦的首都以来,伯尔尼一直是瑞士的政治和文化中心。伯尔尼在德语中是“熊”的意思。故“熊”成了伯尔尼流行的装饰图案,也成为该市的市徽。著名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也曾在这里居住了7年,期间曾创作了不朽巨著《相对论》。伯尔尼还以“表都”闻名于世,除手表生产外,还有巧克力加工、机械、仪器、纺织、化工等行业。

  ■ 深圳特区报记者 陈寅 叶晓滨

  杨丽萍 通讯员 广艺

  采访伯尔尼市长亚历山大·柴派特,是一个相当有趣的过程。

  当本报采访组来到伯尔尼市政厅时,身着黑色西装的亚历山大·柴派特,正站在市政厅的大铁门前,接受当地电视台的采访。

  他见到来自中国的访者,还是挤了个空当,热情地把采访组一行迎到会客厅。他很礼貌请记者稍等片刻,抱歉地说,“电视台的采访还没结束,我要去一下”。

  不一会儿,亚历山大·柴派特迈着大步微笑着走进来。他绕过大会议桌,在会议室的角落里搬起了一张椅子,幽默地扭头对我们说:“在伯尔尼,市长是要自己亲自搬椅子的。”此时,我们才猛地发现会议桌旁的位置已经满了。

  在我们开始采访前,亚历山大·柴派特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们,“到伯尔尼,首先要知道这座城市两件必须知道的事”。他说:“首先,我们是一座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的城市,是世界文化遗产;第二是我们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之城。爱因斯坦在这里提出了相对论,现代物理60%的理论,是在1905年的5个月的时间里,在伯尔尼诞生的!”

  在随后的采访中,亚历山大·柴派特的幽默、直白和坦率让我们印象深刻。而更为触动我们的是,他对伯尔尼这座城市充满深深的热爱。

  立法禁止河流污染

  深圳特区报:在您看来,伯尔尼这座城市有哪些特点?在这些特点中,哪一点是您和您的市民最为之自豪的?

  亚历山大·柴派特:我认为首先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人们在这里有很高质量的生活。伯尔尼是一座特别绿色的城市,50%都是绿色的。我们河流的水很干净,可以在里面游泳,还可以喝呢。我们这里也没有空气污染。我们有很好的公共交通,教育也很棒。

  其次是我们有高质量的工作机会。我们这里没有工业,但有很多行政管理类职位和现代服务业,像医院,我们有很好的医院,还有研究机构和科研院所。瑞士很多的国有企业也在伯尔尼,像瑞士邮政、联邦铁路和瑞士电信。这三家最大的瑞士国有企业,总部都在伯尔尼。

  深圳特区报: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您所说的不仅能游泳还可以喝水的那条河流吗?

  亚历山大·柴派特:我们这条流经城市中心的河,名叫阿勒河。在夏天,伯尔尼最流行的活动就是游泳,大概有1万到2万人会来这条河游泳,可以边游边喝。但这不是自然而然就得来的水质,而是我们费了很大功夫治理得来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阿勒河的河水质量也很糟糕,什么化学污染啊,人们扔进去的垃圾啊。但现在,这条河就是一个巨大的直饮水管,你随便喝,没任何问题。

  深圳特区报:当时,你们采取了什么措施来治理被污染了的河流?

  亚历山大·柴派特:我们首先立了法,禁止人们去污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要是对河流做了些什么,你的邻居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因为现在只要有人乱丢垃圾,邻居就会举报。再比如农民,当你种地施肥需要排水的时候,必须确保这些水不会直接流进阿勒河。我们很重视我们的水,我们没有石油,没有煤矿,我们只有河流和山脉,这些是我们唯一的资源和财富,我们必须重视。

  我们针对废物回收也进行了立法。你知道瑞士在这方面是世界冠军。我们收集大概95%的易拉罐,回收再利用。在瑞士,你买了一瓶酒,喝完了你要把玻璃瓶留着,然后放进市政府设置的专门回收玻璃瓶的回收箱里,在这些方面我们做得特别好。就是说,我们一方面通过立法来让河流变得清澈,另一方面通过教育和提供必要的方便,让市民形成绿色生活方式。

  珍视你已经拥有的

  深圳特区报:伯尔尼老城区早在1983年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伯尔尼采取了哪些保护旧城区的措施?

  亚历山大·柴派特:首先,很幸运的是,伯尔尼从未经历过战争,因此对伯尔尼来说,城市建筑的唯一敌人是火灾。对这座古城能够保留下来我们心怀感激。

  第二点是我们有很严格的法律去保护古城。如果你想对某一栋古建筑动手动脚的话,伯尔尼政府会盯得很紧。另外,我们对于每个人该怎么去对待自己的房子也有规定,比如房产所有者要对房屋进行装修改造,就必须获得政府同意。如果你不遵守这些规定,你就会摊上大事;如果你遵守,那也要你自己去付钱保护,不是政府去付钱,是房产所有者去付钱。这些建筑全部都独一无二,从中世纪开始就一直流传下来,所以房产所有者会心甘情愿去付钱保护,去投资,因为房产的价格会越来越高。

  深圳特区报:您对伯尔尼未来几年的城市发展规划是怎样的?

  亚历山大·柴派特:你知道,我们只是一座小城市,伯尔尼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首都之一。我们不想发展成为一个大都市,我们只想保持现状。我们想慢慢地发展,想让城市节奏慢下来,不想成为一个百万人口的大城市,而是希望成为一座美丽的城市。

  我们觉得,不要只想着去发展壮大,为了快速发展,就想着要接受所有的公司来这里投资、扎根、生产、制造,而是要在提高生活质量的基础上去发展。我们对土地很重视,不会随便把土地给别人,除非是出于非常好的目的。

  我们的很多城市发展重大决策,必须经过市民的投票才能决定。这对于不惜一切代价地盲目、过快发展,其实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制约,因为老百姓是相对保守的。伯尔尼市民已经习惯并喜欢他们现有的一切,快速发展改变并不能得到他们的认同。我们也认为,让城市节奏慢下来,人们就会思考得更多,动一砖一木,都会更加慎重。这有利于保护我们已经拥有的。

  不要破坏无经济价值的“回忆”

  深圳特区报:正如您所言,伯尔尼是一座爱因斯坦之城,您觉得爱因斯坦在伯尔尼的城市发展中有着怎样的影响呢?

  亚历山大·柴派特:爱因斯坦在这里居住了7年,那时他为瑞士政府工作,是一个小小的工程师。在当时他对伯尔尼没有“影响”,因为他那时还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非常重要的是,爱因斯坦关于相对论的五篇论文有四篇是在伯尔尼写的。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发现,这些研究成果的价值是如此地伟大。

  在伯尔尼,爱因斯坦故居至今依然原样保存完好,这也是很吸引人的,因为人们都希望把“真实的样子”看得更清楚一些。你必须小心翼翼,不去随意破坏那些回忆。你需要去珍视历史,把历史展现给你的孩子,还有孩子的孩子们看,告诉他们这就是我们国家和城市的历史。

  我觉得城市发展最好不要去破坏那些古老的、也许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建筑。完整地保留它们,留住历史的回忆是很重要的。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可以十分迅速,但也会冒着破坏将来某一天可能会非常怀念的东西的巨大风险。一个城市有这有那,必然有一段故事。今天你毁了,故事也便消失,最终割断的是历史和人文。有故事的城市才有品位,但故事是由具体的建筑或遗址来承载的。

  深圳特区报:伯尔尼是世界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除了爱因斯坦之城的卖点,您觉得伯尔尼还有哪些吸引游客的地方?

  亚历山大·柴派特:对于外国人来说,伯尔尼位于欧洲的正中间,这是吸引外国游客其中一个很充分的理由。还有就是我们高品质的生活,对于那些生活在一个充满了急促、加速和赛跑的社会里的人,生活在每一件事都要快、每一件事都必须是有利可图的人来说,会有别样的感受。

  现代人更需要学习怎样慢下来,放松一些,甚至忘掉一些事情,然后发现生活的品质在于放松和思考,就像古代中国的哲人们说的那样。我们也有经济区,也要赚钱,但这不是一个人生命中唯一有价值的事情,城市发展也一样,利益和速度不是唯一紧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品质。

  伯尔尼不是一个大城市,但也绝不是一个孤陋寡闻闭门造车的城市,而是个现代化的享有高品质生活的城市,我们的市民深知速度并不代表一切,利益也不是生活的重点,停下来享受生活、学会思考才是最重要的。

  相互学习是合作之桥

  深圳特区报:伯尔尼如今已是一个知名的国际化大都市,而深圳正在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先进城市,在您看来,深圳在建设国际化城市上可以从哪些方面向伯尔尼学习?双方在哪些领域可以展开合作?

  亚历山大·柴派特:在我们看来,所谓的合作就是双方相互学习。伯尔尼在如何保护河流、古建筑等方面有很好的经验与深圳分享。深圳在改革创新、经济发展方面的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如果你们看到我们的公共交通,你们可以学到很多;我们看到你们的高科技进展,也会学到很多。我们认为,在两座城市真诚交流合作的基础上,可以发展出非常友好的关系。现在是一个智力时代,相互学习就是合作的桥梁。

  【市长简介】

  亚历山大·柴派特,生于1952年4月16日,瑞士社会民主党成员。1991年至2003年担任瑞士国民议会成员,2011年至今再次担任此职。2005年当选为伯尔尼市市长。

  清澈的河水 清晰的思维

  深圳特区报记者 陈冰

  当记者穿越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广场,到达瑞士联邦首都伯尔尼市政厅时,市长亚历山大·柴派特正站在摄像机前接受当地记者采访。他微笑着招呼记者到市政厅会客厅,“你们先稍休息一下,也可到户外看看阿勒河的美景。”

  市政厅会客厅面对阿勒河。走出去,是一个花园。花园延伸到河边公园,公园里市民或读书,或漫步,或晒太阳,一派天人合一的惬意。

  河水清澈碧蓝,蜿蜒在都市之中。云影和桥梁,还有别致的房屋,倒影于潭水,与河水交汇出灵气和动感。阿尔匹斯山的气味,混合着世外桃源的遐想,一起流向远方。

  难怪市长对阿勒河情有独钟!

  我们的采访就是从这条河启程。柴派特市长说,阿勒河曾经也被污染过,但现在,人们可以纵身游泳,而且一边游泳一边喝水。

  对于水、对于山的呵护,瑞士做到了极致。这里被称作欧洲的中央花园,吸引着欧洲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前往。奥妙何在?市长说,伯尔尼只有山和水,“我们精心保护着我们已经拥有的”。

  对于脑子里总想着“开发”的人,这是一句箴言。舍弃了原本拥有的,而去制造没有的,是否是一种不够深思熟虑的激进?长远的利益和短期的利润之间,真的很难选择吗?

  在欧洲经济陷入泥沼、少见复苏迹象的今天,伯尔尼如何应对?柴派特市长说,我们不只想着要去发展壮大,不想为了经济快速增长就把所有的公司都接迎进来投资、生产,我们要的是提高生活质量基础上的发展。

  可持续的发展,总是与环境保护、人文积累、文明素养、生活态度相辅相成。伯尔尼似乎告诉我们许多。

  结束采访,我们从市政厅走出。门口放着两辆自行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那辆红色的自行车就是市长的,“他天天骑自行车上班”。

  启示与思考

  “强留”城市的成长故事

  深圳特区报记者 陈冰

  走在伯尔尼的街道,仿佛进入历史博物馆。中世纪以来的建筑艺术、人文故事和科技进展,陈列在大街小巷,文化和历史活脱脱地向你走来。

  尤其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伯尔尼老城,狭窄的街道,老式的房屋,穿插着哥德式大教堂的高耸,留存着欧洲最古老的塔钟。建于16世纪的街心喷泉形象多样,每个泉都有泉柱塑像,每一个雕塑都讲述着一个传说、一个童话。

  伯尔尼市长亚历山大·柴派特的话令人记忆深刻:不要轻易去破坏那些古老的、也许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建筑。完整地保留它们,留住历史的回忆,就留住了城市的品位。一个城市在成长过程中,有很多故事,但故事是由具体的建筑或遗址来承载的。你毁了建筑或实物,也便毁了故事,最终割断的是历史和人文。城市的历史记忆,需要完整地“强留”。

  伯尔尼的成长故事之所以相对完整,就在于“强留”。伯尔尼市政当局对新的城市建设项目控制得非常严格,并制定了有关的法律,比如,老城区不许修建新建筑,房产所有者要对房屋内部进行装修改造,必须获得政府同意。改头换面是对其价值的贬损,和对“原创”故事的扭曲。

  在新市区,法律规定只能修筑办公楼、生活服务设施和住宅。楼房的高度也有一定限制,并要求建筑风格和式样同原有的建筑物相协调。

  对于快速现代化的深圳来说,伯尔尼的经验告诉我们,对那些讲述城市发展故事的建筑,像握手楼、城中村、“十元店”等等,不一定全部“强拆”。这些建筑现在看起来丑陋,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可能变得亲切无比。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可能在握手楼前回忆自己的青葱岁月,并且告诉他们的子孙:深圳的繁华是从那里起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