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国际大都市也要进行城市营销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如果将里昂拟人化,她将是一个左脑与右脑同样发达的全才。

  里昂是世界人文遗产城市,也是科学发明之乡;旧城因遍布文艺复兴时期建筑而被誉为“粉红色心脏”,当代建筑林立的新城则矗立着前卫的“橙色立方”;这里升起了世界第一只热气球,也诞生了伟大的电影艺术;这里孕育出人文主义小说《巨人传》,也催生了著名的安培定律;它是法国美食的代名词,也是法国足球劲旅的名字。

  然而,这座位于法国东南部罗纳河和索恩河交汇处、地中海通往欧洲北部战略走廊上的国际化大城市,并不满足于两千年来的辉煌历史,反而时刻自省着赖以生存的核心——创新精神,并以“ONLYLYON(唯一的里昂)”作为签名,再次向世界昭示自己的存在。

  “与其总结过去经验,不如目光朝向未来。”近日,里昂市市长热拉尔·科隆博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向世界展示了里昂的雄心。

  古老与现代的交汇和谐共荣

  深圳特区报:里昂旧城遍布着中世纪建筑,新城则当代前卫建筑林立。作为世界人文遗产城市,里昂如何实现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双赢”?

  科隆博:是的,我们很幸运保存了位于索恩河右岸遍布着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旧城区,1998年里昂正是因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人文遗产城市。同时,我们也保持着大胆的作风,比如在位于罗纳河和索恩河汇流处的半岛,也即遍布卓越建筑群的里昂市中心,我们施行了一项名为“交汇处(Confluence)”的现代都市计划,去打造全新的可持续发展区域,譬如当今世界闻名的橙色立方就是其产物之一。不过即使在“交汇处”,我们也极力保留历史印记:旧糖厂改作展览厅,旧盐库变成艺术廊——我们要让未来处处体现着对历史的尊重。

  深圳特区报:谈到当代建筑,里昂上世纪90年代雄心勃勃的城市建筑规划让这座古老城市日新月异。在城市发展方面里昂有什么成功经验分享?

  科隆博:里昂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但我们从未停止创造新的文化遗产的脚步。比如意大利著名建筑师伦佐·皮亚诺操刀的里昂国际城、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改建的里昂歌剧院、西班牙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设计的里昂国际机场等,都成为新里昂的标志性当代建筑;而规模不凡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仅用了18个月就出现在人们眼前。然而尽管如此,因为考虑到有200万居民居住在大都会区,里昂采取的仍然是适度发展战略。不过对于里昂来说,经济发展也很必要,尤其是中国城市高质量的飞速发展一直让我印象深刻。我们正在努力变得更有吸引力、竞争力以及创新性,去建立更多国际化大公司。

  建设“智慧城市”环保是必要条件

  深圳特区报:里昂在城市发展规划、尤其是环保和土地利用方面有何政策?深圳正在进行新区建设,里昂有否这方面的经验分享?

  科隆博:里昂的城市建设要分两方面来谈,一种情况是“平地拔起”,比如里昂的“交汇处”和“Carre de Soie”等生活区域附近的棕色地带(指城镇中曾经兴建房屋或工厂现今废弃不用的土地),你可以大胆地全盘推翻重来,但时刻都要记得建设交通、学校、商店等基础设施的必要性。另一种是“城市修复”,比如里昂的商业中心Part-Dieu,其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一边增大区域密度,一边释放空间建设公园、广场和绿地等公共场所。但可喜的是,在城市建设过程中,我们对于环境保护的要求甚至要高于规划要求的标准。

  深圳特区报:很多世界知名企业和国际组织的总部都设在里昂,里昂如何实现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

  科隆博:里昂是法国仅次于巴黎的商业中心,是欧洲企业家最喜欢的第九大城市,也是全球第九大创意城市。总部设于里昂的国际著名企业包括梅里亚动物保健公司、赛诺菲巴斯德制药公司、雷诺卡车等;里昂还是国际刑警组织的总部;同时,深圳的著名企业华为在里昂也设有分公司。其实,经济和环境发展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比如对于经济发展引发的气候挑战,其解决方案还是来自经济的发展与创新。目前,我们正在开展一项“智慧城市”战略计划,希望让里昂在社会活动越来越频繁的情况下能够尽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深圳特区报:具体有怎样的环境保护措施?

  科隆博:比如罗纳河畔和索恩河畔都是里昂居民喜爱的休闲长廊,我们从2001年开始施行一系列天然都市计划:比如沿着河畔与小径连绵不断地栽种绿色植被以保持生态的多样性;同时在新能源电瓶车开发、水和土壤抗污染研究等绿色经济领域,里昂都走在国际前沿。

  创新精神成就“发明之乡”美誉

  深圳特区报:里昂还是一个科学发明之城。世界第一个热气球、第一艘机动船、第一台缝纫机与电影的雏形都出现在里昂,著名物理学家安培也是里昂人。里昂是如何培育这些杰出人士的?

  科隆博:里昂确实有创新的传统。比如你提到的发明电影的卢米埃兄弟和发明多种疫苗的梅里埃家族,都是里昂创新精神的标签。这种精神在当代里昂也得到很好的传承,新科技一直是当地经济的驱动力和竞争力,并造就了里昂法国第二大创新城市的地位。如今,里昂的创新企业是十年前的三倍,在学校和实验室,里昂人也沉浸在这种创新的工作氛围中。

  深圳特区报:里昂在纺织、化工等领域素有声誉,可曾经历过产业升级的时期?

  科隆博:里昂的工业历史就是一个不断革新的过程。17世纪,里昂取代意大利成为全欧洲最重要的丝绸产地,其纺织业在城市的繁荣和发展中曾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后来,传统纺织业催生了染色工艺,染色工艺又演变成化学工业,时至今日又进步为绿色化学工业。但与其总结过去的经验,不如把目光朝向未来,去发明新技术、紧跟时代的脚步。

  深圳特区报:目前里昂的电脑游戏产业也很出名,在文化创意产业方面有何成功故事?

  科隆博:说到这一方面,里昂很荣幸曾经吸引了布鲁诺·邦内尔(法国著名游戏开发商IESA&ATARI公司董事会主席)这样的优秀企业家,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在里昂创立了著名的英宝格(Infogrames)游戏公司,此举带动了很多公司扎根里昂。文化创意产业一直是里昂的优势;设计、时尚、文化与传播这些都是创意的核心元素,它们不仅在自身领域创造财富价值,还将成为其他产业的创意源泉。

  年底推行全球首个“联运”GPS系统

  深圳特区报:1992年,里昂出现了世界第一辆无人驾驶大型地铁列车。便利的交通对于里昂的发展起到什么作用?

  科隆博:无人驾驶技术提高了列车的行驶速度、缩短了间隔时间,让地铁变成更具吸引力的公共交通工具。不过在今天,“联运”将成为交通系统的关键——它将在各种交通工具之间实现无缝对接,让乘客实现轻松换乘。比如先从汽车换乘地铁,再从地铁换乘有轨电车,再从有轨电车换到单车自助租赁处。就在今年年底,里昂将推行全球首个整合以上所有交通模式的一体化GPS系统,我们非常期待。

  深圳特区报:交通带来贸易,里昂是法国第二大博览中心。深圳每年也有高交会和文博会,在此方面里昂有何经验分享?

  科隆博:是的,交通带来商机,里昂的繁盛便始于15世纪出现的四个博览会。但如今,我们只保留了一个大型国际贸易博览会,其余都是行业展。比如法国国际环保工业展就专门聚焦绿色技术,国际机器人会议顾名思义则专攻机器人技术。我们都知道深圳是一座经济非常活跃的城市,尤其它作为中国的首批经济特区,让外资公司进驻中国成为现实。所以如我上述,无论里昂还是深圳,都需要更多地发展分工明确的行业展览,才能在国际上发出这座城市独特的声音。

  深圳特区报:在建设国际化城市方面,里昂对深圳有何建言?

  科隆博:想要吸引世界,首先要被世界看到。所以我邀请深圳人来里昂看看,尤其是当前正在开展的“唯一的里昂”计划如何对一座城市进行营销。作为里昂的国际签名,“ONLYLYON”这个标签独特、好记、吸引人。接下来,这个项目将通过各种方式向世界营销里昂在医药、化学、环境保护、交通系统等领域的领先性:比如在伦敦、巴黎、布鲁塞尔、法兰克福等欧洲大城市的机场进行宣传造势;比如将里昂的名人杰士聚集起来形成一张关系网;比如与其他国际城市合办大型活动等。虽然名叫“唯一”,但里昂并不是唯一一座正在进行此种新型国际交流和城市营销的城市,柏林和阿姆斯特丹也走在时代前沿。

  Thierry Vallier供图

  市长档案

  热拉尔·科隆博,法国里昂市市长,法国参议院议员,法国社会党全国委员会主席。1947年生于法国索恩河畔夏龙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早年学习古希腊和拉丁文史哲,23岁起担任教师。青年时期便热心政治,30岁当选里昂市议员,35岁当选国家议员。自2001年当选、2008年连任里昂市市长和里昂大区主席以来,他积极推动里昂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大都市。

  城市资料

  里昂(Lyon),法国第三大城市,位于法国东南部罗纳河和索恩河交汇处。历史悠久,在古罗马时代就相当繁荣,曾为欧洲的丝都。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人文遗产城市,全市共有21个博物馆,以美术博物馆、纺织博物馆和装饰艺术博物馆最为著名。近年来,里昂在工商、交通和科教等方面均有很大发展,成为法国仅次于巴黎的第二大都市区和经济文化中心,在国际上享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著名的里昂足球俱乐部也位于该市。

  记者手记

  用文化营销城市 是手段也是目的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索恩河畔、歌剧院前、广场中央,红白相配的“ONLYLYON”标识与一头红色狮子造型吸引了里昂当地人与各国游客驻足留影——自2007年这项城市营销计划启动以来,“ONLYLYON”已成为里昂的国际名片。

  这是一次深谋远虑的全球“轰炸”计划。在“ONLYLYON”的官网上就写明,该计划旨在将里昂的野心变成现实,让里昂的经济发展模式变成其他主要欧洲城市的“参考书”。

  “城市营销”的概念最早源于菲利·科特勒的《国家营销》,“一个国家,也可以像一个企业那样用心经营。”一座城市也是如此。尽管“ONLYLYON”意图向世界展示里昂在医药、化学、环保、交通等领域的领先性,但不可否认的是,一座城市欲广为人知,首先得从文化和旅游开始。

  除历史文化遗迹外,里昂还因其艺术、戏剧、舞蹈、音乐和电影而散发着文化气息,这从这座城市的文化年历就可见一斑:每年9月,里昂舞蹈与当代艺术双年庆典会轮流赶在月底的里昂电影节之前上演;12月,超过150年历史的里昂灯光节将照亮整座城市;而至春夏两季,著名的Nuits Sonores电子音乐节等狂欢庆典将让里昂变成欧洲度假胜地。

  近两年,“城市营销”的概念在中国也有所体现。比如曾经专属于小众的双年展,如今竟在北京、成都、广州等大城市成为全民盛会。比如哲学气息颇浓的2011年成都国际双年展,开幕仅一周便吸引了逾16万人次观展。对此策展人欧宁曾向记者解释,这种双年展遍地开花的现象主要是由于城市经营的需求推动的,热闹背后反映出来的可能不再是展览本身,“因为政府要营销他们的城市,双年展于是变成一种流行的城市营销手段。”

  当文化变成一种营销手段,不少人开始担心它的纯粹性——当城市大规模地兴建文化艺术场所,没完没了地举办嘉年华,勃勃的野心会否扼杀了创意的核心,成为文化的绊脚石?

  就在今年3月,离里昂不远的法国城市马赛刚刚拉开了当选2013年“欧洲文化之都”的全年庆典活动。当时也有人担心活动会否流于城市营销的表象而忽略文化之都的内核,不过马赛市长坚定地说,文化庆典将不仅仅是一个城市营销的派对,更将是当地文化与旅游发展的一个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