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2013欧洲文化之都奏响“新马赛曲”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让-克洛德·戈丹(Jean-Claude Gaudin)生于1939年10月8日,是土生土长的马赛人。他曾在马赛的高校担任历史与地理教授15年之久。戈丹年轻时投身政治,1965年退役后即成为马赛最年轻的议员,并于1978年首次当选为国会议员。1995年,戈丹首次当选为马赛市市长,并于2001年和2008年三度连任。1998年,他还当选为法国参议院副议长。

  城市资料

  马赛是法国第二大城市和最大海港,普罗旺斯大区首府,城市人口123万。马赛三面被石灰岩山丘所环抱,景色秀丽,气候宜人,东南濒地中海,水深港阔,无急流险滩,万吨级轮可畅通无阻,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全港由马赛、拉韦拉、福斯和罗纳圣路易四大港区组成,年货运量一亿吨,为法国对外贸易最大门户。作为法国最古老的城市与欧洲文化古都,马赛当选为2013年欧洲文化之都。法国国歌《马赛曲》正是以马赛义勇军命名。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这里是法国最古老的海港城市,也是当今欧洲最炙热的文化宠儿。

  2008年9月,马赛-普罗旺斯地区凭借“文化与经济平衡”的理念当选为2013欧洲文化之都。今年1月12日,“马赛-普罗旺斯2013”庆典在位于马赛的欧洲及地中海文明博物馆拉开序幕,近40万民众见证了新马赛的完美蜕变,数百场文化艺术活动随即在中世纪建筑与当代前卫楼宇中交替进行。

  作为一座拥有2500年历史的古城,马赛是大仲马《基度山伯爵》里的伊夫岛,是全球小资神往的薰衣草天地,是梵高、毕加索和塞尚的艺术源泉,也是球王齐达内的故乡。如今,马赛更是引领欧洲文化复苏的旗手。

  当选欧洲文化之都对于马赛意味着什么?马赛在产业发展与升级方面有什么经验分享?马赛与深圳在哪些领域可以开展深入合作?值此契机,深圳特区报记者专访了法国马赛市市长让-克洛德·戈丹(Jean-Claude Gaudin)。

  “天堂银行”项目重建公共空间

  深圳特区报:为时一年的“马赛-普罗旺斯2013”分为“欢迎全世界”、“天空下的马赛”以及“千面马赛”三部曲。当中你最喜欢的活动是什么?当选欧洲文化之都对于马赛意味着什么?

  戈丹:“马赛-普罗旺斯2013”将在今年献上400多场戏剧、音乐、舞蹈、电影和街头表演以及80多场展览,其中60多个活动将在马赛新开放的文化场所举办。首部曲“欢迎全世界”将在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欧洲地中海街区集中向世界展示地中海城市的文化理念和创造精神;第二部曲“天空下的马赛”将跨越整个普罗旺斯区展示法国南部多彩的文化遗产;第三部曲“千面马赛”则将展示马赛前卫多样的文化特色。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在旧港举行的大型艺术嘉年华“如此特别的马赛人”。你会发现,活动当天,整个马赛海岸线和旧港人山人海,生动地上演着船笛声、汽笛声、青蛙叫声、教堂钟声以及焰火轰声合奏出的“新马赛曲”。这次国际盛会将是马赛历史的重要节点。它举办得越轰动,城市的卓越与魅力就越能彰显,对于国内经济的影响也就越不容忽视。我相信,“马赛-普罗旺斯2013”不会仅仅是一个与城市未来接轨的派对,更将是马赛文化、旅游以及当地居民生活的一次新起点。

  深圳特区报:其中有一个叫做“创意城市”的项目,旨在通过艺术力量改善生活环境,以提高当地居民对于社区生活的参与度。能否简单阐释该项目?

  戈丹:作为2011年启动的“创意城市计划”的一部分,“马赛-普罗旺斯2013”也开展了约15个艺术家驻地项目,在对城市面貌进行翻新的同时,鼓励居民参与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公共空间的自主设计和改善。这些驻地项目也逐步演变为公共表演和当代装置艺术,马赛一家本地电台目前正在为该项目制作一部广播纪录片。

  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个项目是由视觉艺术家让-卢克·布里松(Jean-Luc Brisson)创办的“天堂银行”,他是法国凡尔赛高等景观学院(ENSP)马赛校区的视觉艺术系主任。过去20年间,他见证了马赛的城市建设的变迁,如修建公寓和私人街道等,但这让他心生疑问:马赛是否还存在真正的公共空间?因此,他开始寻找城市里现存的公共空间并赋予它们意义,从而催生了“天堂银行”。

  “天堂银行”里确实有钱,但它只为希望和梦想投资,为邻近社区公共空间的保护和设计提供技术支持。与一般银行受股票市场影响不同,“天堂银行”受艺术的影响。总而言之,它只为一个特殊目的提供财政服务:重建城市几近消失的花园。

  斥资6.6亿欧元打造马赛文化新貌

  深圳特区报:徜徉在以中世纪建筑为主的马赛街头,随处可见历史文化与艺术的痕迹。不过在2012年,马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许多当代前卫建筑。马赛如何平衡或实现传统与现代的双赢?

  戈丹:建设新马赛是我们近年的目标之一,它包括旧城复修和新城建设两部分。复修包括改善基础设施、公共空间、交通路线等,新建主要是为迎接“马赛-普罗旺斯2013”的到来。为此,国家及马赛共投入了6.6亿欧元用于文化设施建设,如已投入使用的马赛曲纪念碑、M展馆、J1展馆、坎蒂尼博物馆、欧洲及地中海文明博物馆等。

  我们的不少老牌博物馆,也将迎来新面貌。譬如,隆夏宫美术馆将以“从梵高到博纳尔”工作坊拉开序幕。此外,马赛市政府也进行了人均184欧元的文化投入,超过市政总投入的11%,仅次于教育。不仅如此,马赛还计划建设一条长1.5公里的海滨长廊,位于港口周围的各个文化设施,同时让游船可以驶入城市中心,以实现马赛古老与现代、自然与都市的融合。我相信,这些崭新的文化设施将逐渐转化成文化影响力与旅游吸引力。

  深圳特区报:马赛原本便是一个成功的旅游城市,关于旅游业有何经验分享?

  戈丹:马赛拥有2个机场、3个高铁站和2个港口,不难发现,在马赛自然风光维持不变的前提下,马赛旅游业近年主要在交通方面有所建树。马赛圣查尔斯火车站是法国第二繁忙车站,每天都有40班开往巴黎和里昂的列车,年旅客量达到一亿多人次。目前,马赛正在贯通与德国法兰克福的国际班次,加上已开通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和瑞士日内瓦列车,很快将有三条国际快线。

  与之相似,马赛港口的访客量也在逐年递增。其次,马赛在酒店服务业也下足了工夫。2012年,在全球金融危机余震下,马赛-普罗旺斯的旅游业依旧提供了1.2万个职位,其中90%集中在酒店和服务业;此外,马赛目前共拥有1483个四星以上酒店房间。

  深圳特区报:以马赛为首府的普罗旺斯区,拥有世界闻名的薰衣草天地和“小资发源地”埃克斯小镇。中国人一向被认为只懂埋头苦干,你认为是否有可能将普罗旺斯的生活方式移植到中国?

  戈丹:普罗旺斯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它拥有美丽的村庄、梦幻的风景、闻名遐迩的薰衣草以及醉人的海岸线,吸引了众多艺术家、作家、画家和电影人流连忘返。但我并不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有可能或者有必要移植到中国,因为每个地方每个族群的生活方式都是独一无二的,普罗旺斯也是。

  城市规划要以尊重人和自然为前提

  深圳特区报:马赛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业城市,它垄断了全法国70%的船只修理业和40%的石油加工业。据了解,马赛拥有法国最大的商业港口,深圳也拥有中国第二大港口,在产业定位与升级上,马赛能否给深圳一些经验分享?

  戈丹:回顾2011年,港口业为马赛提供了4.4万个职位、创造了35亿欧元价值,让它当之无愧成为地方经济的龙头老大。作为仅次于意大利焦亚陶罗和西班牙阿尔赫西拉斯的地中海第三大集装箱运输港口,尽管面临金融危机,马赛福斯港在2012年的运输量仍然增加了16%,总运输量接近8600万吨。马赛的石油加工业也主要集中在离市区50公里的福斯-拉威地区。过去10年间,马赛将这些高污染工业活动都转移到福斯地区,让市区的港口可更好发展地中海的游船码头,并建设高附加值的商业区。

  深圳特区报:和深圳一样,马赛也是一座狭长的海滨城市。对于这样特殊的地理环境,马赛在城市建设和土地使用上有何经验分享?

  戈丹:马赛虽然比深圳古老,但还是有不少共通之处。作为一个狭长的海滨城市,马赛的城市空间并不平坦,因而自1830年开始,交通规划就已成为马赛的核心问题。在接下来,我们将一方面重新推行公共交通取代私家车政策,一方面将建设三条渗透进城市的高速公路,其中一条L2公路将连接北面和东面的两条公路,通过分流来缓解城市交通。此外,我们还将启动两条电车线、增加步行街数量,以减少城市尾气排放。城市规划方面,旧港也有了新面貌,譬如将旧博物馆改成剧院,旧医院改成高端酒店,以配合马赛旅游业的发展。

  深圳特区报:目前深圳正在积极建设新区,这方面马赛有何经验借鉴?

  戈丹:作为经济特区,深圳与香港的紧密关系以及“新移民”的努力工作,在过去30年间转化为经济生产力,让深圳一方面摩天大楼林立,一方面也不得不向周边扩张。这恰恰也是过去15年马赛在思考的,并作出以下四点措施:让膨胀的城市中心北移;促进城市辐射;港口向边缘地区转移;建造有影响力的商业中心。

  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城市与港口相互作用。在很多海滨城市,这二者常常是分离的,要想办法让它们融合起来。我还要强调,马赛的城市规划总是以尊重人和自然为前提的,生态的多样性是高质量都市生活的必要因素。

  移民从来不是文明城市的绊脚石

  深圳特区报:马赛对于世界各国移民都怀抱接纳态度,非洲人与亚洲人、穆斯林与犹太人在此和谐共处。深圳也是一座移民城市,您认为移民在城市发展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戈丹:作为一座移民城市,马赛对于“法国式混居”深有体验。如今,来自非洲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开始在此扎根,就连阿拉伯人也明显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没有他们,马赛也没有那么多露天剧场和彩棚市场。即便在2005年,当巴黎、里昂及其他大城市都有所骚乱时,马赛也相安无事。这座海港城市就像它看起来那样开放,移民问题也从未成为马赛作为文明城市的绊脚石。这里的生活一切安好,因而常被当作多种族混居的典范。马赛和中国的关系一向特殊,从历史或从现状看,马赛都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经济交往,尤其是港口交流。马赛的中国移民与城市的融合度也非常高,这里还有不少中国留学生。

  深圳特区报: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市长,请您为深圳建设国际化城市建言?

  戈丹:马赛一直都是一个对外开放的城市,也欢迎外国人口来此定居。但是对深圳,身为马赛市长,我给不出太多的建议。因为我们都知,深圳是世界上成长最快的城市之一,它本身就是中国经济的奇迹。

  深圳特区报:据你观察,马赛和深圳未来在哪些领域具有合作前景?

  戈丹:马赛和深圳未来最具合作前景的首先是文化产业,其次是奢侈品贸易,如美食、红酒、珠宝、艺术品等。而作为两个港口城市,游艇业、船只修理业、水资源治理、海洋可持续发展等方面也可以有所合作。此外,深圳作为高新科技城市,其信息通讯技术等产业也可与马赛有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