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

国际名城市长访谈——西雅图:现代和闲适完美融合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 深圳特区报特约记者 孙锦 文/图

  一部好莱坞电影《西雅图不眠夜》让这座城市蒙上了一层浪漫色彩,而诞生于此的世界第一家双尾美人鱼标志的星巴克店又创造了一段“咖啡童话”。 全球航空业领袖公司波音,世界最大软件制造商微软,国际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这些都是西雅图的名片。

  现代和闲适两种看似格格不入的风格,如何在西雅图实现了完美融合?通过几天实地采访,记者找到了答案,西雅图之所以被公认为“全美最适宜居住城市”,正是归功于其“智能增长”的城市规划,政府对实体经济的长期扶持,以及力挺社区繁荣的执政理念。如今,西雅图是经济发展和高科技人才的乐园,更是为全球青年才俊所看好的“阳光地带”。

  城市规划需要“智能增长”

  深圳特区报:自1975年以来,西雅图一直被认为是“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我想这也是这座城市吸引并留住全球精英的魅力所在,西雅图是如何平衡宜居和发展之间的关系?

  麦金:和许多中国城市一样,西雅图也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城市,既有许多的开发项目,也有许多外来人口。强大的经济对我们的工业用地产生很大的压力。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保持适当的土地作为工业用地。我们既要保留低收家庭赖以生存的工作,也要保障城市税收主要贡献者的切身利益。

  精心的规划不仅对适应增长的需求必不可少,也是为了保证这个地区的自然景观不受破坏。按照华盛顿州城市增长控制管理法的规定,西雅图市在1994年通过了名为“走向可持续的西雅图”的总体规划。为了容纳人口增长,我们需要星巴克、亚马逊以及航海和制造业的工作职位,我们需要“智能增长”。我们必须将土地的使用与交通投资联系起来,将增长的大部分集中在城市中心区和已经有或将有交通投资的外围区域。同时,我们必须有各个收入阶层能负担得起的住房。只有这样工作职位才会在西雅图留下来。

  深圳特区报:我曾经多次参与报道关于城市规划的国际论坛,很多与会的世界规划专家都提到了西雅图是美国可持续城市发展的模型,西雅图的城市规划究竟有怎样的特点使其成为众多国家学习和效仿的对象?

  麦金:西雅图的目标是转化为一个对步行者友好、面向公共交通、以社区为中心、和可持续设计的21世纪城市。我们的城市发展规划强调,在结合长期战略的基础上解决众多问题,包括土地应用、交通、住宅、绿地、休闲娱乐场所、历史保护、公用设施、建筑和公众参与。

  规划的创新性在于:环境和生活质量的指示器是循环再生和自行车的利用,并提出了极具特色的“城市村庄战略”,使西雅图社区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城市村庄”是能提供不同生活方式的社区,具有商业、零售活动和社区公用福利设施,其设计理念包括不同的居住人群、不同的使用功能和住房类型,也包括步行、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系统,完整的城市公共绿地和公共设施。

  西雅图“城市可持续发展”意味着 “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且不影响后代满足他们的需要”,并将该规划写进法律以确保长效性。

  今天,越来越多的西雅图人相信循环经济的技术研发及市场化,才是让他们的后代从快餐店的蓝领阶层,上升为从事环保经济生产的“绿领阶层”的根本出路。而清洁能源产业等新兴经济的成长,也是西雅图真正达到“方便人们在市中心漫步行走”、“宜于人居”及“经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长远保证。

  力挺社区繁荣市民受益

  深圳特区报:据我了解,您刚涉入西雅图政坛之后就开始大力推动社区、街区的发展,在很多政治家眼中,社区建设似乎并不是一个能较快体现政绩的领域,为何您如此重视社区的发展?

  麦金:我可不这么认为,社区繁荣是西雅图赖以发展的动力源泉。例如我们重点推广的“唯有西雅图”计划就是一个通过建立商业组织和小企业来发展街区商业的项目。商业街区是小企业和社区经济赖以生存和成长的地方,同时也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

  每个月,西雅图的社区技术小组都会组织一场头脑风暴,内容涉及所有与社区发展有关的一切机遇、服务和资源等等,参与人员是社区组织的负责人、社区成员、政府官员和企业人士,这不只是一群人的讨论和空谈,很多项目都是这一风暴的产物,例如微小项目基金,这是一个专门帮助西雅图社区成员和改善社区关系的项目,可以资助一些改善社区商业设施的实体项目,也可以是一些提升社区成员智慧水准的教育、文化类的公益活动,社区的非盈利性组织、邻里小组还有社区内的商会都可以申请这个基金。

  每年情人节前的星期六是西雅图的一个特别的节日——邻里感恩日,1995年西雅图知名活动家朱迪?伍德提议设立一个对邻居说谢谢、增进社区联系的节日,今年已经是第18个“邻里感恩日”。为了庆祝这个节日,社区组织和居民会按街区为单位组织活动,有些家庭会向他们的邻居开放组织派对。

  美国“最聪明”的城市

  深圳特区报: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现“阳光地带”的概念,昔日以贫困落后,人口外流著称的南部地区由于其低廉的房价吸引人口的大量迁入,加之当地丰富的能源、农业资源,吸引着美国的新兴工业在南部的布局,但我注意到,西雅图却是在阳光地带之外,人口增长率高于全美平均水平的少数大城市之一,西雅图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麦金:西雅图的成功出乎人们的意料,因为它和很多衰落的城市有诸多共同点。与底特律和圣路易斯一样,西雅图也是作为北美大交通网的一个节点成长起来,成为木材和黄金的转运枢纽。

  上世纪60年代,西雅图被视作波音公司城,这其实是一个不好的征兆。而波音在西雅图的过大影响,也导致该市在1960至1980年代陷入困难。 随着波音大裁员,西雅图遭受重创。一个城市的重新定位和创业精神,取决于小公司和行业多样化,而不是少数几个工业巨擘的独霸。

  我们的时代有一个矛盾:尽管跨越空间的沟通成本在下降,却有更多人在城市扎堆。其原因是全球化和高技术使得人变聪明的回报增大。而与聪明人在一起,人们会变得更聪明。

  西雅图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吸引到很多聪明人。他们互相教育,互相聘用。美国人口普查局日前公布了美国市民教育水平的排名,西雅图成为全美“最聪明”的城市,成年人中拥有大学学历的比例从2000年的47%,上升到现在的56%,20.5%的市民都拥有硕士以上学历。在这一点上,只有华盛顿特区能与之相提并论。

  高科技财富孵化基地的迹象在西雅图随处可见,历史最悠久的地标建筑先锋广场已入驻了多家创业公司,成为一个非正式的创业基地,这种人际网络有一种魔力,形成像“硅谷”一样社会资本集中地和科技人才聚集的社区。 微软联合创始人盖茨和艾伦是西雅图的“散财童子”,给创业者提供了许多直接帮助,比如通过免费的BizSpark计划向符合要求的创业公司赠送软件和服务,盖茨正在低调地引领下一代科技人才。

  深圳特区报:您所提到汽车之都底特律如今早已风光不再,而西雅图经济却呈现出无限潜力,您是如何看待这两座城市截然不同的发展命运?

  麦金:20世纪初的底特律,是世界上创新能力最强的城市之一,大量汽车业中小创业者为彼此提供零部件、资金和新想法,汽车工厂吸引大量美国各地的劳动工人。1967年的城市暴动、石油危机等使底特律光环渐消,都市人口开始外移,汽车工业也从此走上衰落之路,犯罪率上升,很多高素质的中产阶级外移,导致城市缺乏创造力,一个原先充满生机的底特律逐渐成了都市衰败的代名词。

  西雅图和底特律有一个关键区别:与福特和通用汽车不同,波音雇佣的是受过较高教育水准的员工。西雅图自建城开始,就致力于教育,并从位于当地的华盛顿大学受益。波音吸引高技能人员的能力,使当地诞生了如亚马逊、微软等明星科技企业并为传统制造业转型提供了技术支撑。

  注重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深圳特区报:在西雅图访问途中,听到很多关于西雅图经受了全球金融危机考验的声音,不仅有来自政府层面,还有很多来自普通民众,作为市长,您有何感想?

  麦金:人才的概念不只存在于信息技术研发或金融投资领域,西雅图更为看重的是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否则有可能出现经济空心化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成功渡过全球金融危机的关键,所以我们在实体产业的人才培养领域做出很多努力,尤其是对技术工人和较低收入人群的培训,我们逐渐建立实体经济的产业人才库。

  制造业是西雅图经济重要的贡献者,西雅图政府与美国制造工业委员会联合发起了名为“Seattle First(第一西雅图)”计划,提供各种资源吸引和留住工业企业,专门设立了一个快速反应小组对希望落户和在西雅图扩张的公司提供政府服务,其中核心的一点是为此计划启动的独特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制造业包括商业推广和先进技术,而不只是传统的生产领域。

  此计划重点在于提供应对政府规章方面所面临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而参与制定这个计划的不仅是政府经济发展办公室的成员,还有一些企业的高级主管和经理,他们会提出最实用、最迫切需要政府解决的问题,同时也会根据自身经验为新落户企业提供重要信息,例如西雅图当地对制造企业的税收刺激政策、免费的员工英语技能培训,低利率商业贷款,西雅图通向全球市场的营销资源等。

  目前,美国信贷市场收紧,西雅图并不是一个以金融业为支柱的城市,正是因为我们一直非常重视制造业这样的实体经济发展,所以,金融危机对我们的影响相对要小很多。

  启示与思考

  以创造力吸引全球青年才俊

  深圳特区报特约记者 孙锦

  “深圳是一个年轻的中国城市,很多年轻移民去那里寻求新的发展,这就是一个最大的优势。在知识经济社会,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所追捧的城市,最有机会进入经济良性发展循环。深圳应当千方百计地吸引知识青年前来工作和居住。”在谈到深圳如何借鉴西雅图国际化城市发展经验时,麦金市长提及了“创造力指数”的概念。

  创造力指数最早是由卡内基? 梅隆大学教授理查德?佛罗里达在其《创造性阶级的兴起》一书中提及,由高技术产值、专利增长、外国居民比重,以及教育、计算机、医学、法律专家和艺术家、设计师等创新行业人员占总劳动力百分数来测定。旧金山、西雅图和奥斯汀三大城市目前并列全美创造力指数第一。“创造力指数越高的城市,对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吸引力越大。要充分研究、考虑和满足有才能青年人的各种需求,这样才能保证城市美好的未来,”麦金说。

  大学研究、政府优惠政策和大量风险投资连在一起,这是吸引有才能青年人的一块磁石。西雅图十分注重经济的适时转型,而转型又吸引了人才。过去,西雅图只是个木材集散地和捕渔业城市,后来发展成为航空制造业中心,近几十年又转变为软件等高技术和特色零售业的中心,经济转型吸引了大批知识青年蜂拥而至。尽管西雅图过去4年也丢失了6万个工作岗位,但西雅图像旧金山和奥斯汀一样,经受住了企业衰落和失业的袭击,仍然是获得风险投资最多的城市,同时也成功留住了大批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这些人即使没有好工作也坚持不走。过去20年,有50万人迁往西雅图,这里孕育出1万名百万富翁,主要来自微软公司。

  为了帮助西雅图培养关键的生物技术人才,盖茨曾向华盛顿大学捐款7000万美元,建立了基因组科学和生物工程系。10年来,盖茨利用自己的声望,出资从全美各地招聘了一批著名的生物技术科学家。麦金说:“是盖茨和艾伦让西雅图处于前进的势头中。10年以后,波音公司在西雅图的分量将降低。”

  城市资料

  位于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市创建于1869年,西雅图都市区人口340万,是国王郡的郡府所在地。西雅图北距美加边境174公里,温哥华240公里,是美国太平洋西北区最大的商业、文化和高科技中心以及旅游、贸易港口城市。曾被《财富》杂志评为“最佳生活工作城市”和全美公认生活质量最高的城市。西雅图是比尔?盖茨的故乡,微软、星巴克、波音、亚马逊的总部所在地。西雅图是美国最富裕、生产率最高的都市区之一,人均收入比美国平均水平高出25%,人均生产率比美国都市平均水平高37%。

  市长档案

  麦克?麦金

  1959年生于纽约州,毕业后在西雅图的律师事务所执业,专门从事商业法领域业务。2005年开始涉入政坛,重点推动街区商业、社区事务发展。2009年3月当选西雅图第52任市长,麦金将施政核心放在基础教育、公共安全、通讯信息系统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记者随感

  多彩西雅图

  深圳特区报特约记者 孙锦

  《西雅图不眠夜》讲述了男女主人公在西雅图邂逅的动人爱情故事,也让无数中国观众从此记住了那个多雨的城市。

  细雨伴随空气中咖啡的淡香将这份浪漫演绎到极致,世界第一家星巴克店就诞生于西雅图临海的派克大街鱼市场旁。这个市场非常有名。据说这是北半球最大的鱼市,我没有考证,想来也许有它的道理。鱼市一般都赶早,而西方人早晨都有喝咖啡的习惯。在腥味弥漫的鱼市,突然有缕咖啡香,估计是很诱人的吧。

  “人与人之间的奇遇”不只出现在电影里。在西雅图有一个著名的音乐体验博物馆。扎眼的红色,远看像一个游乐场。灵感来自出生并成长于西雅图、摇滚乐史上最伟大的吉他手Jimi Hendrix砸烂的电吉他。博物馆提供用iPod改装而成的解说设备,以及让人们体验各种乐器的地方,甚至还有个小录音棚。

  这种混搭让我觉得可能会和城市中的科技公司有点关系。搜索一下,果然,这是微软创始人之一保罗?艾伦资助建立的。一个伟大的吉他手影响了一个喜欢编程的少年。正是保罗说服了当时在哈佛上学的盖茨辍学创办微软。听当地人说,这个博物馆现在已经成为西雅图孩子们音乐和科幻启蒙之地。

  外表平静而浪漫,飘散着咖啡和海风混合的香气,但却有着一颗摇滚而科幻的心,这就是多彩西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