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多云,早晚有轻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目录 > 专题专栏 > 国际化进行时

市外办“国际化进行时”专栏——中国与东南亚专家学者纵论“一带一路”上的新思路新契机

信息来源:市外事办 信息提供日期:[内容纠错]

  2015年5月18日,市外事办和深圳特区报联合主办第4期“国际化进行时”专栏。本期介绍了中国与东南亚专家学者纵论“一带一路”上的新思路新契机。

共享“丝路经济”辐射“粤港澳湾区”

  地处海上丝绸之路的十字路口,东南亚国家无疑是丝路格局的关键,怎样打好这张牌,不仅要有历史的视角,也要有现实的担当。15日,在深圳举行的“2015‘丝路之友’中国-东南亚对话会”上,来自中国及东南亚国家的数十位专家学者就各国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畅所欲言。

  近2年来,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多次成为各类国际研讨会上的热门议题。由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与深圳市外事办主管下的深圳市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发起的“2015‘丝路之友’中国-东南亚对话会”上,来自智库和非官方机构的专家学者针对东南亚地区未来的重构与复兴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开启了一场思想盛宴。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一带一路”意味着一个充满希望的全球性战略构想,而对于置身“粤港澳大湾区”视野中的深圳,“一带一路”将为其与东南亚的务实合作提供更多新思路、新契机。

  东南亚国家积极看待“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有着牢固的政治互信基础,都从战略高度来看待彼此关系,也都想抓住‘一带一路’倡议的契机深化彼此的务实合作。”中联部副部长刘洪才说。

  而从此次参会的东南亚国家智库专家学者的观点来看,也足以见得他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兴趣。

  柬埔寨皇家研究院国际关系研究所乔特邦塔表示,中国和柬埔寨之间围绕着“一带一路”倡议所展开的合作具有远大的发展前景。中国和东盟国家也应该携起手来,共同推动这样一个大战略。

  缅甸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一部分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中有着先天优势和独特的重要性,“缅甸各界对发展新时期中缅关系充满期待,以积极视角看待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不管外部环境怎么变化,中缅关系互利双赢的本质和主调没有变。”缅甸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学者、缅甸前副外长钦貌温说。

  共建“一带一路”共享“钻石十年”机遇

  在本次对话会上,无论是中方还是外方专家,在论及“一带一路”倡议合作时,都会不约而同地提到古代“丝绸之路”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睦邻友好历史、经贸往来与文化交流以及如何把握未来“钻石十年”机遇,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希望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为新时期双方的务实合作提供新的动力。

  “‘一带一路’倡议对当下中国和东南亚关系来说,是一次非常好的机遇,但中国不可能单独实现这一战略。”柬埔寨国会外交委员会副主席索斯亚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此,中国深谙共同实现“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性,并提出 “一带一路”建设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

  在泰国前副总理、泰中文化经济协会会长颇钦看来,共同协商非常重要,“一带一路”沿线途经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及发展环境,只有通过共同协商,才可能增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相互理解。

  在“共建”方面,中国则将东盟各国视为共建“一带一路”的天然合作伙伴。

  一方面,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中国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率先与东盟启动自贸区商谈,并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贸区。另一方面,目前中国与东盟经贸合作以单向货物贸易为主,相互间投资仍然拥有巨大空间,将成为今后双方共建“一带一路”的重点。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三区叠加”效应

  珠三角地区成为中国和东盟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之下的一个重要节点,聚焦中国与东南亚未来“钻石十年”的发展机遇,深圳如何作为?来自深圳的多位专家不约而同地关注了在“一带一路”新背景之下发展湾区经济的话题。

  深圳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乐正提出,将现有的自贸区加上“一带一路”战略支点的政策叠加效应,支持沿线国家尤其是东南亚金融机构落户前海,并开展离岸和跨境业务。

  “‘一带一路’框架之下把经济特区、湾区和自贸区形成一个‘三区叠加’的优势,以‘三区叠加’构成广东未来发展核心。”深圳市行政学院副院长谭刚提出,粤港澳湾区发展应放在与东盟合作的大框架之下,中国的经济特区模式已成功在非洲地区得以推广并复制,而作为最成功的典范,深圳模式可根据东盟国家特点开发出不同的战略规划,今后也可将湾区和自贸区元素融入其中,在东南亚国家广泛推介。

为共建“海丝之路”培育卓越青年人才库

颇钦 泰国前国会主席兼下院议长、 前副总理、泰中文化经济协会会长

  “昨天我参观了深圳前海自贸区,它充分发挥了深圳经济、科技发展中心的地位,同时又对青年创业者提供场地和资金支持,我认为这对推动深圳企业的现代化是很有帮助的。”颇钦认为,深圳对全球青年才俊的吸引力将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枢纽城市提供不可多得的优势,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沿线各国包括东南亚各国都亟需这样的“吸才”效应。

  深圳与东南亚交往具有很多天然的纽带。在颇钦看来,到中国更像是“走亲戚”。长久以来,中泰一家亲已成为现实当中的一个真实写照,两国官方和民间的交流就像走亲戚一样自如。很多到中国的泰国人,有时间的话,都会抽空“探亲”、“寻根”。在泰国国会50多个双边友好小组中,泰中友好是小组人数最多的。

  “在这方面,我们不仅仅考虑到全球的战略以及政府间的政策,更重要的是,泰国跟中国一直是民心相通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人是伟大的航海家——郑和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在沿线各个国家建立起了友谊和信心。”颇钦认为,沿线国家联合起来共同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务实合作,将迎来东南亚与世界互联互通的“春天”。

  谈及泰国与深圳的合作,颇钦表示,目前大多是国家与国家层面的合作项目与协议,但未来泰国的金融界可能会参与到深圳前海自贸区发展中来。此外在青年创客培养方面,双方也大有可为。颇钦建言通过一些类似“卓越人才计划”,让大量受过良好国际教育的泰国青年与深圳青年开展交流合作,利用深圳大量创新科技企业的优势,为两地青年创客提供实践的机遇,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储备更多优秀的青年人才。

深圳与东南亚国家可开展全方位合作

乐正 深圳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

  近年来,乐正一直在关注如何从历史逻辑角度研究“一带一路”,中国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东盟国家关系的发展以及深圳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

  “‘一带一路’最具中国特色之处,就是高度开放性和包容性,尊重沿线各国利益诉求、要素特点和自主选择。基于势力雄厚和创新驱动两大优势,深圳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应该且能够承担重要功能。”乐正分析表示,在基础竞争方面,深圳部分产业已在全球分工中处于中高端,竞争优势正在从要素成本转为技术创新。在贸易规则上,深圳在某些基础领域已处于全球领先地位,有望主导或深度参与部分领域技术标准的制定。在科技创新上,深圳正从技术创新的模仿者、跟随者向参与者、主导者转变。“深圳所具备的可持续发展潜力正是湾区经济的特征。湾区经济核心本质是创新,深圳已经从要素创新驱动阶段顺利进入创新要素驱动阶段。”

  如何更好地抓住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契机,推进深圳与东南亚国家全方位合作?乐正建议,深圳应当积极参与打造中国东盟经贸促进平台及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在高交会、文博会、金博会都设立了海上丝绸之路专馆,并面向沿线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地区,打造综合性的经贸促进平台。此外,深圳可与东南亚国家或地区合作共建产业园区,引导深企参与沿线国家,尤其是东南亚的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以投资带动经贸发展,以研发合作整合创新资源。

  乐正特别提到,将前海建设成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战略支点。前海将现有的自贸区加上“一带一路”战略支点的政策叠加效应,支持沿线国家尤其是东南亚金融机构落户前海,并开展离岸和跨境业务。

以“一带一路”实现东盟市场更多对接

米尔占·马哈蒂尔 马来西亚亚洲战略与领导人研究会会长

  通过近年来的观察研究,马来西亚亚洲战略与领导人研究会会长米尔占·马哈蒂尔从发展中学习到如何通过“一带一路”实现更大的市场连接和共同繁荣。在他看来,在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上,应该超越经贸与投资的合作,透过外交、文化、安全等多方面的合作与努力,来改善与提升沿线国家的关系。换言之,对于中国而言,无论东盟内部如何发展,这十国都是中国密不可分的邻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东盟就是一个国家与国家之间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共同体的一个缩影。”米尔占·马哈蒂尔回忆说,在上世纪90年代,马来西亚政府提出了睦邻繁荣政策,邀请邻近国家到马来西亚参观、交流、学习,借鉴马来西亚的发展经验实现经济共同繁荣。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为新时期东盟国家之间的彼此合作共赢发展,再次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契机。”马哈蒂尔认为,“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实施恰逢其时,为各个相关国家带来和平与稳定,减少由于政治经济分歧而带来的负面影响。要确保“一带一路”愿景付诸实践,需要各国的睦邻繁荣政策还有“东盟2020愿景”,这其中包括分享知识和经验。

  马哈蒂尔关注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就是经济,“我们要更好地去调动资金,我们在东盟已经推动了一些项目来更好地与‘一带一路’对接。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能够更好地去管控我们的风险,同时加大我们从这些经济活动中获得的收益。这方面,我们要加强基础设施项目的推进,加强在区域内的经济和设施的合作,而通过这样的一些发展项目,我们可以实实在在地推进马来西亚本地经济的发展。”

连接国家战略与深港湾区建设

方舟 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主任

  “深圳可发挥其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枢纽优势,通过搭建信息共享平台,连接国家战略部署和深港湾区建设。”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主任方舟认为,深圳可以利用毗邻香港优势,针对“一带一路”融资需求,开发一些国际股票、债券的融资市场,间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深港湾区在整个“一带一路”战略空间布局中,为什么会有特殊的作用呢?方舟认为,毗邻香港的地缘优势及深港湾区现有的产业集群,将为深港与东南亚地区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发挥积极的作用。

  从产业上看,深港湾区现在已经形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产业集群,尤其是深港金融产业集群。香港多年来在IPO股票市场排名世界第一,深圳也拥有有影响力的金融市场。

  方舟分析称,香港与众多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地区有密切的关系,在东南亚有广泛的华人网络,且拥有大量专业人才以及丰富的国际投资经验。“深圳可发挥其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点战略支点的优势,通过搭建信息共享平台,连接国家战略部署和香港专业人才。”

  “东南亚国家历来喜好将香港作为其投融资活动的首选地。”在深港湾区建设过程中,方舟还特别提出,应更多争取将与“一带一路”战略配合的相关国际合作组织和金融机构放在深港湾区。此外,深圳应把握住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巩固香港和深圳作为离岸人民币交换中心的区域优势。特别是“一带一路”中很多大型项目需要融资,可以考虑针对东南亚国家开发一些金融产品,例如国际债券。

加强民间交流,推动互利共赢

辛西娅·维拉 菲律宾参议员、维拉减贫及社会治理机构执行主任

  “海上丝绸之路带给沿线国家的不仅是经济发展机遇,更多的是民间的交流,这一点,深圳大有可为。”菲律宾参议员、维拉减贫及社会治理机构执行主任辛西娅·维拉说,作为一个国际化城市,深圳应更多地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民间文化交流。

  “菲律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通向世界的一个海上通路的节点,相信在‘一带一路’的项目中,菲律宾也可以发挥自身作用和优势。”维拉说,“一带一路”对于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契机。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主要的贸易品是香料和丝绸,中国出口了大量丝绸产品,换取了东南亚的香料。我们有必要进一步弘扬丝绸之路的精神和传统,加强共识和互信,带来一个新的亚太地区的丝绸之路时代,推动这个区域更加紧密的合作和繁荣。

  维拉表示,“一带一路”会带来重要的新机遇,不仅可以传输商业、商品,而且能够促进知识、信息、文化和信仰的传递共享。说到与深圳的交流合作,维拉表示,经济的发展可以提高生活质量,但唯有文化、教育等民间最关注的方面才能够深入人心。深圳和菲律宾可以在教育、医疗尤其是NGO等方面开展合作,以促进双方民间的交流,增强互信。

在前海设立丝路商会分会

郭锋铖 上海联合国研究会副会长

  “深圳应更多走出去,加强构建国际交流合作平台,通过与丝路沿线各国的互动,实现区域经济影响力和主导权。”上海联合国研究会副会长郭峰铖表示,“一带一路”对深圳来说是一个崭新的机遇,走出去的同时,也要注重引进来,构建国际交流合作平台,比如申请设立联合国南南合作全球(华南)工作站,或者丝路商会前海分会等等,以此提高深圳的城市知名度和影响力。

  郭峰铖表示,“一带一路”的创意和构想应该提升为全球南南合作的创新典范,与联合国发展议程对接,为沿海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服务。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水平并不均衡,要通商通路通航,需要资金流的支持来弥补不均衡。尽管目前中国已经发起成立了亚投行和丝路基金,也只能解决部分资金问题。中国作为“一带一路”战略的发起者和倡议者,要抓住这次金融创新升级的机遇,基于南南合作积累的经验,使南南产业合作与金融创新结合起来,构建全面专业的金融服务体系。

  郭峰铖说,南南全球产权交易所需要利用自身优势,建立一个丝路商会,整合资源,帮助各国商会、企业顺利进入各个会员国本土市场,并建立商会保障机制,确保商贸企业在他国的合法权益。同时丝路商会要建立一个信息共享网络,一个集市场收集、筛选、编制、整理为一体的网络数据库,商会企业可以第一时间获得其他国家的市场信息。

  “深圳可以发挥国际金融优势,考虑在前海设立丝路商会前海分会,加强与丝路沿岸国家和地区的交流与合作。”郭峰铖建议说。

(资料来源:深圳特区报,资料收集 秘书处:陈祺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