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市外办“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报道”专栏——学习借鉴国际友城 新时代走在最前列(四)

信息来源:     信息提供日期:2018-12-05 10:27:00

  2018年12月5日,市外办与深圳特区报共同策划组织“学习借鉴国际友城 新时代走在最前列”大型报道活动,今期报道赫尔辛基:设计改变生活 设计点亮生活。

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内的市民在选购书籍。

“剪刀墙”

芬兰政府给年轻父母发放的“宝宝盒子”。

  机场卫生间音响中不断播放的悦耳鸟鸣声,给初为人父母设计的内容丰富“宝宝盒子”,与城市融为一体的岩石教堂,知名的菲斯卡特剪刀横6竖8组成的博物馆接待前台,低矮无棱角便于车辆行人的马路牙子……

  设计源于生活,设计便利生活,设计改变生活,设计点亮生活。

  无论日常的家具、玻璃及陶瓷器具等家居用品,还是建筑、服装、艺术;大到遍布全城的种类繁多的博物馆,小到简致、实用的公交候车亭,芬兰设计的精髓在于源自自然、回归自然、遵循自然。

  日前,深圳特区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采访报道特派记者一行,来到深圳友城——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切身感受这座创新创意之城巧夺天工的设计精髓和独特魄力。

  创意设计带给世界北极光般的绚烂和美好

  圣诞老人、北极光、波罗的海……在人们的眼中,芬兰是神秘而神奇的,令人向往。

  面积不足700平方公里的赫尔辛基,是芬兰中心城市、北欧重要交通枢纽,环境优美,人文荟萃,连续多年被评选为全球最宜居、幸福值最高的城市之一,更是闻名遐迩的世界设计之都。

  早在140多年前,芬兰设计便开始扬名国际,产生了诸如“芬兰现代设计之父”阿尔瓦·阿尔托等诸多颇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与设计师,给人们生活带来舒适便利和夺目光彩。

  尊重自然、强调实用性、注重功能性与品质,创新创意的设计融入了芬兰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走进赫尔辛基,每一步都能收获到不同的设计风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建成至今99年的中央火车站的48米高塔楼。中央火车站设计属新艺术风格。赫尔辛基城市建筑整体都不高,许多角落都能看到这个塔楼。

  “来赫尔辛基,一定要到设计街区看看。”芬兰工业设计大师、设计公司Creadesign创始人汉诺·凯霍宁告诉深圳特区报。

  以设计博物馆为中心,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南部的设计街区横跨20多条街道,遍布街区的是为数众多的设计工作室、商店、画廊、古玩店和咖啡厅、餐厅等不同店铺。

  “设计街区是设计师、时尚达人和市民们的最爱。”汉诺·凯霍宁说,在这里,你可以选购到芬兰国宝级的玻璃制造品牌Iittala、时尚服装品牌Marimekko的产品。“当然,还有使用Iittala等芬兰知名品牌餐具的美味特色餐厅。”

  “基于悠久的设计历史,结合时代发展,芬兰现代设计产业不断推陈出新,开花结果,希望给世界带来北极光般的绚烂和美好。”芬兰设计公司Pentagon首席执行官阿尼·阿罗玛说。

  芬兰设计始终关注用户需求引领城市发展

  “在赫尔辛基,设计无处不在。芬兰设计始终关注用户需求。”芬兰国家设计博物馆馆长尤卡·萨沃莱宁接受采访时表示,以芬兰为代表的北欧设计注重创造高质量、可循环用品,营造可持续发展环境。

  萨沃莱宁说,芬兰设计已渗透到社会发展和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设计不仅服务于政府部门决策,更引领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如果说有哪个城市设计师可以和市长同一间办公室工作,赫尔辛基或能算是第一个。”萨沃莱宁说,“当年,赫尔辛基城市规划建设时,主要设计师和市长坐在同一间办公室,充分体现出芬兰对设计的重视,也彰显了设计对于城市发展的价值。”

  “在芬兰,设计不仅仅是产品设计,还有环境和服务设计,这是让城市更美好的重要力量之一。”汉诺·凯霍宁十分认可萨沃莱宁的观点,“设计师在解决‘设计什么’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解决‘为了谁设计’的问题。我们应该时刻考虑的是,用户需要什么,这座城市需要什么。”

  设计也应用到社会福利推广当中。自1938年开始,芬兰政府给每一位准妈妈免费发放“宝宝盒子”。盒子既可用作婴儿小床,里面还有床垫、尿片、连体衣、父母手册等新生儿和新手父母所需用品。80年来,在芬兰政府部门和设计师共同努力下,“宝宝盒子”用品更加丰富,设计日益精美。

  如今,这个给芬兰无数年轻父母带来温暖的“宝宝盒子”在设计博物馆永久展出。萨沃莱宁说:“去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参观设计博物馆时,我全程陪同并介绍情况。我记得,她对这个‘宝宝盒子’特别感兴趣,关心地问了一些问题。”

  北欧设计与中国设计的碰撞和融合一定很精彩

  “芬兰设计博物馆自1873年建馆以来,就热衷于收藏各国藏品,包括中国几乎各个朝代的藏品。”萨沃莱宁说,“中国历史悠久,传统工艺文化发达,有很多欧洲设计师通过学习中国工艺获得灵感。”

  在萨沃莱宁看来,中国目前需要一个当代设计博物馆,将灿烂的历史和丰富的工艺文化转化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设计作品,并集中呈现,这有利于形成中国当代设计的风格和特点,也有助于中国当代设计和其他国家进行交流学习。

  “深圳是全球工业设计中心,设计思维创新、领先。赫尔辛基和深圳既是友城,又都是世界‘设计之都’,双方可互相学习借鉴的地方有很多。”萨沃莱宁说,“我很期待北欧设计和中国设计有更多合作,相信两种不同设计思维的碰撞和融合必定很精彩,将会产生更多富有创意的产品,从而更好地便利生活、点亮生活。”

  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瑞尤·康格斯:芬兰将在中国设立更多创新中心

Reijo Kangas 瑞尤·康格斯 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中小企业部执行主管。

  从南海到波罗的海,从中国改革开放窗口城市——深圳,到素有“波罗的海的女儿”之称的北欧历史名城——赫尔辛基,横跨万水千山的两座城市结为友城5年来,开展多领域合作,将设计融入生活,以设计提升产业,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日前,在赫尔辛基,芬兰国家商务促进局有关负责人瑞尤·康格斯愉快地接受了深圳特区报的采访。

  “很高兴深圳和赫尔辛基有如此紧密合作关系”

  “我很高兴深圳和赫尔辛基有如此紧密的合作关系。”刚一见面,背着双肩包的瑞尤·康格斯就热情地迎上来伸出双手,真诚地表达出对来自友城客人的欢迎。

  自2013年结为友城以来,赫尔辛基与深圳重点推进了科技创新、创意设计产业、数字技术、生物技术、现代服务业、绿色低碳、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合作。其中,创意设计产业领域的合作尤为突出。位于深圳福田保税区的中芬设计园是双方缔结友城关系后,共同打造、建立的国际合作交流平台。

  “芬兰对华合作密切,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广州及香港设有4个办事处,并在上海、北京设立了芬华创新中心(Finchi),为促进两国企业交流和双边经贸往来服务。”瑞尤·康格斯说,中国发展潜力巨大,深圳创新创业环境优良,近期将研究在更多地点设置创新中心,更好地服务、支持企业全球化战略。

  “我们要吸引更多华为这样的企业来芬兰”

  中芬友谊源远流长,中芬创新合作已逾30年。

  习近平主席去年访问芬兰,两国正式确认建立面向未来的新型合作伙伴关系,为加强深、赫友城间交流合作指明了方向。

  “很荣幸华为在芬兰设立创新中心。”瑞尤·康格斯高兴地说,“我们的宗旨就是吸引更多华为这样的企业来到芬兰。”

  瑞尤·康格斯列举了投资芬兰的几大利好:芬兰是北欧国家中唯一使用欧元的国家,又是欧盟成员国,有利于货币稳定;芬兰在欧盟中属于企业税率较低的国家,营商环境好;地缘优势明显,芬兰是外企进入北欧的门户,是距离亚洲最近的欧洲国家之一;芬兰航空有5条航线飞中国,也是欧洲飞中国最快的航线之一。

  “去年11月份,全程9000多公里、经由哈萨克斯坦的芬中货运铁路线路正式开通,该线路从芬兰科沃拉出发,终点站西安,这是北欧国家与中国间的首趟中欧班列。”瑞尤·康格斯说,正如芬兰最大报纸《赫尔辛基新闻》当时报道所说,芬兰已成为丝绸之路的一部分。

  “当前,我们正计划修建电缆,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联通。”瑞尤·康格斯对中国的未来和发展充满信心。

  “太多的芬兰企业想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瑞尤·康格斯微笑着告诉深圳特区报,“芬华创新中心基本上满员了,因为有太多的芬兰企业想进入中国市场。”

  “过去20年间,对于芬兰企业来说,中国始终是最为重要的亚洲市场。”瑞尤·康格斯表示,自2005年在上海设立芬华创新中心以来,极大地方便、促进了芬兰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已有超过130多家芬兰企业从中受益,共有350多家芬兰企业在中国的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经营。进入中国市场的芬兰企业,业务范围涵盖清洁技术、能源、生物科技、教育、卫生保健、数字化解决方案等领域。

  “芬中两国互补性强,契合度高,在上述领域以及造船、造纸、林业等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瑞尤·康格斯说,近年来,中国在芬兰的投资不断增长,主要集中在生物和林业技术、游戏和数字技术等领域。

  “中国的高新科技发展迅猛,成为美国硅谷之外的另一个关注焦点。”瑞尤·康格斯说,希望双方携起手来,通过营造更具吸引力和竞争力的创新环境,联合打造创造世界级的成功故事。

  Slush及愤怒小鸟创始人魏皮特:因为不同所以更好

Peter Vesterbacka 魏皮特 Slush创业投资大会创始人。

  Slush意思是半融的雪、雪泥。

  2008年,芬兰阿尔托大学的一群学生和愤怒小鸟Rovio公司的原首席市场官魏皮特(Peter Vesterbacka)脑洞大开,选了这个词作为初创企业大会的名字。

  一年一度、为期两天的Slush大会场面火爆,堪称高科技摇滚大会。如今,Slush已成为芬兰的一张酷炫名片,也成为梦想、理想、奋进、创业、创新的代名词。

  Slush最初是一个300人芬兰当地科技创业者的小型集会。10年来,Slush越办越火,逐步发展成为当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创业投资平台之一。2017年,Slush吸引了来自130多个国家的两万名与会者。其中,投资公司、初创企业达4000多家。

  日前,在赫尔辛基一家名为电缆工厂(Cable Factory)创业园区内,本报特派深圳特区报一行采访了Slush创业投资大会创始人魏皮特。

  采访当天,赫尔辛基最低气温只有零度,年轻、充满朝气和活力的魏皮特依然一身经典造型——红色连帽卫衣。他说话语速快,满脸真诚的笑容,时不时冒出的“子曰”和夹杂的汉语,让深圳特区报禁不住连连赞叹。

  “从一开始,我们就想和别人不同。因为不同,所以更好。” 一坐下来,魏皮特就开门见山。他说,世界上很多城市都希望成为硅谷,希望举办类似硅谷的创业盛会。但是,Slush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复制和模仿。

  “要知道,无论你从事哪个行业,如果和别人一样,你就很难出众。”魏皮特用手势比划着说,“12月份的芬兰天气寒冷,下午4点多天就黑了,地上到处是雪泥,正如企业初创的艰难时期。我们选择在这个时候举办一个欢乐的大会,吸引全球初创企业齐聚,是一件看似不寻常但十分有趣的事。”

  怎样才能与众不同?魏皮特说,第一,吸引更多志愿者。大会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志愿者,他们都是年轻人或学生,他们喜欢和创业公司一起合作。去年,有来自60个国家的2600名志愿者。二,体验非常重要。从一开始,他们就考虑到参与者的体验,就着力于把Slush打造成一个音乐会,而不是一个商务活动。

  “要让年轻人觉得创业是一件欢乐、有趣、前卫的事情,而不是无聊的过程。孔子曾经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就是这个道理。”魏皮特突然冒出的神来之语令深圳特区报一行都开怀大笑起来。

  在魏皮特的办公空间,有不少中国元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幅挂在墙上的“紫气东来”书法作品。魏皮特平均每个月来中国两次,他有中文名,用微信,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了8个星期中文,喜欢引用中国名言警句,曾在2016年芬兰Slush大会上发表了7分钟的中文演讲,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中国味儿”。

  2015年,Slush开始进入中国,曾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举办。去年9月,作为Slush旗下的分活动,“Slush Up!深圳创客创业嘉年华”在中芬设计园进行。

  “深圳是一座创新创业的城市,与赫尔辛基的气质十分相似,未来双方有很大的合作潜力,希望今后Slush主会场可以到深圳举办。”魏皮特说,“两座城市除了官方的交流以外,还需要更多民间层面的交流,Slush希望能为此出一份力。”

(信息来源:深圳特区报,资料收集:秘书处)

领事保护和协助
鹏城礼仪小达人
深圳外事订阅号
深圳外办网站
深圳外办移动门户